Carnet de Jean-Pierre RAFFARIN

101 commentaires

  1. Chinese dit :

    I am a chinese. I think France is a romantic country, full of gentlemen and beauties. However, when I heard the Olypic Flame was insulted by Franch. I am very dispointed of French. In china, there is a logion: if you known what happen now , please do not do such foolish thing before. The chinese is :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I feel sick of all the things about France. It is time to cure the hurt of our heart. However, it needs a long time. Please be careful of what you say what you do. Chinese people is not so weak to be hit by Franch.

  2. 拉法蓝先生 dit :

    你好: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国人,看到您此次为在巴黎以及抵制法货的事情来到中国,为您为中法两国人的友谊所做的努力感动,我代表我及我的家人对您表示敬意.
    我不知道西方人的观念是什么,我只谈我自己.我不会做损人不利已的事,那是错误的,甚至是愚蠢的行为.我也不会做损人利已的事,那是卑鄙的,是我所看不起的行为.
    当国家有事时,所有的人与已就变成了国家的高度.我很吃惊,这次藏独分子在法国的行为,为巴黎市政府所允许而让我们吃惊,在我们看来那些是损人而不利已的(我指的是法国).而藏独分子的行为是损人利已的行为,也是我所看不起的,这可能是文化间的差距,也许是吧.
    愿您身体健康.请代我问候您的家人.

  3. 易小麦 dit :

    首先借此地,深深鄙视下德国的默克尔。还有佩洛西。在我心中,她们两个就是老巫婆,不分时段缘由对中国进行无休止的诋毁,反华是她们存活的唯一目标。太可恶。

    一直以来,我们对法国,对法国人,抱着多大的好感。认为你们是自由,平和,浪漫,热情的友人。可是奥运火炬在法国传递以来,太伤害我们中国人对友谊和平的情感判断 ~~这些好印象,全被那些暴力无知的人给毁了。

    中国人一直是热爱和平,真心对待朋友。有一分的情谊,我们还你十分。 对于真正的好朋友,我们当然不吝热情。 所以,您和Jean Luc Melenchon先生的博客,我都专门跑去留言。对你们的友好,我表示我的谢意。以前,希拉克总统在的时候,我觉得中法关系还是挺友好的,经常会举办中法文化交流活动,而您在2003年非典期间依然按原计划访华的行为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4. 宋杨 dit :

    中法友谊既然已经上升到了悠久和特殊的地位,为什么法国人到现在还不能理解(了解)中国?就拿我的姐夫来说吧,他是法国人,一次他的父母来我家做客吐露了真言,来中国之前他们一直认为中国的主食只有米饭,而且每天都要吃狗肉。可是现在他们知道并不是这样。法国人不了解中国的生活、中国的习惯,何来友谊?

  5. renaud ZHENG dit :

    BONJOUR MONSIEUR RAFFARIN:
    BONSEJOUR A BEIJING,BONVOYAGE EN CHINE

  6. kan wen ti yao kan shi zhi dit :

    大家需要互相尊敬,如果有共同利益的话,
    中法之间有共同利益吗?
    当然有!
    你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
    我想人多的地方,所产生出来的智慧也应该是大同小异的吧!
    所以中国人和西方人的价值观应该是基本一样的,
    只不过我们中国约你们西方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不同
    所以在表现价值观的方式方法上可能有所不同
    但我们不是追求表现价值观的方式方法,
    我们应该追求透过方式方法后得到的体现价值观的结果
    西方人太过重视方式方法了
    比如社会政治制度,
    社会政治结构,
    其实这些价值观的体现或者呈现方式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结果
    因为对我们直接产生作用的是结果而不是方法
    我们得承认有时候不同的方法也可以导致相同或相似的结果
    我觉得我们中国和你们西方就存在这种可能
    那我们相同的或相似的目标是什么呢?
    是融合
    是全人类的融合
    人类终究会走向大融合
    通过对几千年的人类历史的浏览我发现最有效的融合方式就是战争
    和平只不过存在于战争的缝隙当中或者说和平阻断了融合的进程
    每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
    人类都会对这个世界的物质资源进行重新分配
    其实资源再分配只是表现形式
    在其表面掩盖下的真实目的
    是融合
    人类几千年历史上
    每一次大的重新分配方式都很直接——战争
    当然这种物质在分配的方式或者说人类融合的方式——(战争)
    是由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决定的
    就是说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决定人类的融合方式
    而战争只是人类融合的一种方式
    在以前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
    我们的生产力的发展程度不能摆脱这种融合方式
    于是战争就成了我们过去唯一的融合方式
    在过去的历史中你或者有过一个或几个盟友
    但只要你有足够威胁你安全的敌人存在
    那么你的所有的盟友就都是临时的,虚假的
    不管你们以什么方式结盟

    随着最近一次以战争方式进行的人类融合的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
    很危险的
    我们人类又处在对下次人类融合进程的准备当中
    也就是说我们又处在对下次世界大战的准备当中
    但是又很幸运的
    我们好像是处在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阶段的末端
    也就是说我们下一次的融合很有可能脱离战争的方式
    因为我发现
    我们现在的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已经到了可以脱离过去的人类融合的方式(战争)的边缘
    在这危险又有希望的历史时刻
    我相信人类的智慧会选择希望而不是危险
    因为新的人类融合方式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

    有几个要点说明一下
    不同的人类种族之间最终的终极目的是融合
    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决定融合的方式
    人类过去几千年的生产力水平只支持一种融合方式——战争
    现在我们来到了生产力发展水平支持战争的融合方式的末端
    就是说我们现在的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仍然支持战争的融合方式,但同时我们有了新的选择
    所以现在是很危险也很有希望的时刻
    历史在考验人类的智慧
    在这重大的历史考验人类的时刻
    法国人按耐不住了,首先跳了出来
    WHY?
    为什么是法国人?
    建议你们法国人回头看看欧洲其他的国家和美国人离你们的距离有多远
    不要离队太远哦!
    因为那会很尴尬地
    呵呵

  7. Peng LIU dit :

    Bravo, Monsieur Raffarin. Un grand merci pour votre visite en Chine, vive l’amitie Franco-Chine!

  8. z dit :

    拉法兰先生,您应该理解我们中国人,中国人或者说全球华人对奥运是抱有很大期望。就是因为有很大希望,所以当火炬在巴黎传递时候,当中国火炬手被攻击的时候,中国人才会愤怒。中国人相信“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的确中国人在愤怒的时候会做一些抵制法货的事,但是这是在气头上,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是善良的。二战时候,日本人杀害我我们那么多同胞,仅南京屠城就有三十万,但是日本人战败,中国人是怎么对待日本人留下的遗孤呢,都是当着自己孩子一样抚养。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孩子和妇女是无辜的,也是战争受害者。这几十年来,中国政府对法国的宣传一直是正面的。所以普通老百姓对法国印象是不错的。当年法国举办世界杯,并且夺冠,法国人很激动很高兴,其实在地球这边的中国人当时也很高兴。但是这次中国举办奥运会,为什么巴黎市政府却出来捣乱。这能不让我们中国人心寒么。

  9. li dit :

      谢谢您,拉法兰先生,感谢您所做的一切。您的所做所为证明了您是一个负责任的、具有非凡魅力的政治家,一个秉性公平、有良知的好老头儿。当然,你也很帅,喜欢你,当你的粉丝啦。

      对于我的同胞们说的一些过头话,请您不要介意,请理解他们。这一段时间来,我们每个中国人内心里所受到的伤害,不懂中华文化的人估计难以体验。自古以来,我们的传统中就有精忠报国的思想。虽然我们的国家现在还不够强大,但我们的祖训是儿不嫌母丑。中国人一直把祖国当成母亲一般看待,所以,鉴于此,就不难理解我们在祖国有难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情结了。所以说,最应该感觉幸运和幸福的政府,就是中国的政府了,他们有如此可爱的国民和坚强后盾。因此,也相信他们不会辜负中国人民的。毕竟中国太大了,许多许多的事情,是积重难返。但我们看到,政府在努力,我们的生活在变好。其实,我们要求很简单:和平、稳定。

      做为一个中国人,我衷心的谢谢您所做的沟通,也希望您能成为化解误解和偏见的桥梁。如果那样,您真的是个伟大的人。

      
      
      

  10. Léon dit :

    Bonjour Monsieur le Premier Ministre,

    Je suis tellement heureux de faire un commentaire sur votre blog.
    (Certes mon français n’est pas excellent, mais je tente de le perfectionner chaque jour).

    Merci beaucoup pour votre vraie amitié pour La Chine, mon pays et le peuple chinois.
    Les chinois ont encore conscience que vous étiez le premier VIP à Pékin au moment où la Chine était exposé au SARS en 2003.

    Tous mes amis chinois, et moi même, nous vous respectons.
    A Vrai dire, vous êtes l’une des personnalités politiques françaises la plus admirée par les jeunes chinois.
    Au regard de la conjoncture, vous avez su adopter une position adéquate.

    Personnellement, j’étais étudiant en IAE à l’université de Poitiers pendant deux ans.
    Je connais bien la ville de Poitiers dans laquelle vous vivez.
    Poitiers à votre image est une ville ou les habitants sont toujours très gentils et accueillants.

    Autrement, je travaillais chez TTE ( TCL-Thomson Electronics) à Shenzhen pendant 2 ans.
    J’ai participé au processus de mise en place de TTE en 2004 en Chine, en fait, je faisais partie du Comité de Fondation de TTE.
    C’est moi-même qui ai accueilli Mme Dehelly et leur fils.

    Actuellement, je travaille dans une autre société chinoise dont l’enseigne est AIGO à Paris.
    J’ai planifié un rendez-vous avec le Conseil Général de la Vienne la semaine prochaine, j’aurai de la chance de rencontrer Mr.Sénécheau et Mr. Aumasson, qui s’occupent des affaires étrangères.

    J’ai pour intention de remettre à Mr. Sénécheau et Mr. Aumasson une lettre qui vous est adressée. J’y présente certaines idées ou conseils pour favoriser les relations entre la jeunesse française et la jeunesse chinoise.

    Je vous remercie pour votre amitié.

    Très cordialement,

    Shao Liangliang

    Directeur Général
    Aigo France

  11. wangwei dit :

    对于您的努力,我们表示理解,您是中国人的朋友,但并不是所有的法国政治家都是,并不是所有的法国人都是,因为您知道什么是背信弃义吗?在我的眼中,曾经法国是与我们中国最好的西方朋友,但经过这一次事件之后,我知道,你们与其它国家一样……..这个世界是现实的,只是我们太天真.我不会再去买任何一件东西,在我买东西之前,我一定会看清它的产地.因为,我不想自己花钱给自己买一发射向自己的子弹.

  12. wangwei dit :

    欢迎您来到中国,我们欢迎您.

  13. 赵振龙 dit :

    这几天,我和其他中国年轻人一样,都很关注你在中国的活动,很关注你的博客,中国人对你这次中国之行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但愿以后的一切,如先生所述,能够实现。
    合作和对话,是解决问题的出路,经你来中国之后,现在抵制法国的呼声已经很低了,民众已经心平气和了。
    希望西方其他国家能像法国这样,能解决问题,而不是顽固,就像这两天美国,新闻媒体被政府操纵,集体沉默,对中国人在美国的抗议装作没有看见,如果事情继续下去的话,可能会导致全体华人的抗议。
    感谢你的中国之行,但愿中法能有美好的未来。
    我们的政府虽然腐败了点,但是,还是对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人民都很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因此希望西方国家好好发展自己的国家,不要妄图颠覆共产党,分裂中国,中国人或许什么都可以答应,但是国家分裂,是绝对不能的。

  14. 都被注册啦 dit :

    请帮我翻译成法语

  15. 都被注册啦 dit :

    代金晶回萨科齐书——莫把无知当力量
    尊敬的萨科齐先生,
    我想告诉您的是,贵国民众和您本人对藏独的支持已经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对法国人民的友好感情,这种伤害可以预料将延续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不是萨科齐先生对金晶的一封慰问信就能挽回的。
    作为在西藏问题上冲在最前头的西方国家元首,我请问萨科齐先生:
    达赖作为一名农奴主兼奴隶主,而且至今未对1959年前的政教合一的农奴主兼奴隶主统治道歉前——达赖是如何一“变”成为西方社会眼中活着的耶稣和甘地的?
    作为一名农奴主兼奴隶主,而且至今未对1959年前的政教合一的农奴主兼奴隶主统治道歉前——达赖如何有领导西藏人民的道德基础?如何有代表西藏人民和中央政府对话的道德基础?

    达赖“流亡政府”的官方网站上,至今把1959年前的政教合一的农奴主兼奴隶主统治粉饰为美好——达赖在撒谎;
    达赖声称西藏1951年之前一直是独立的国家——达赖在撒谎;
    达赖在4月6日接受香港《亚洲周刊》专访时说,拉萨打砸抢烧事件中被烧的汉人的商店“有的是从事卖淫活动的场所,有些是有妓女的场所”,说有的银行遭到攻击“原因是(银行)把中央给西藏的很多拨款截流了,用于他们自己的经营活动上”。——达赖在撒谎;
    法国国际广播集团采访“西藏流亡政府”中国事务负责人达瓦才仁,(http://rfi.fr/actucn/articles/100/article_6734.asp)达瓦才仁称:“藏人从头到尾使用的是非暴力,从藏人的角度来讲,暴力指的是对生命的伤害。(从头到尾藏人)从镜头里可以看打汉人,但都是打而已,打完以后那些汉人都会跑掉,仅仅是殴打,而不是伤害生命。那么那些被杀的人全部都是出于意外,从中共的报道里面都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他们(汉人)都是在藏人砸门的时候,跑到楼上躲起来,躲起来藏人放火烧的时候,他们都没有逃跑,而是藏起来,结果后来就意外的烧死了,…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一种意外。”——“藏人从头到尾使用的是非暴力”——达赖集团在撒谎;
    达赖声称自己在达兰萨拉是民主统治,但达赖的《西藏流亡藏人宪章》明确规定达赖是最高政教领袖——仍是政教合一——达赖在撒谎;
    达赖声称自己在达兰萨拉是民主统治,但达赖在达兰萨拉残酷迫害杰千修旦信徒,“藏青会”、“藏妇会”组织及其地方分会出动大批会员到藏人社区和寺庙搜查捣毁杰千修旦神像,导致1996年夏达赖出访英国时,300多名杰千修旦信徒示威抗议,抗议者打出著名的“你的微笑很迷人,但你的行为却害人”的标语——达赖在撒谎;
    达赖声称本次西藏事件藏人被政府屠杀140人,达赖集团“流亡政府”驻澳大利亚代表处于3月25日公布了一个“40人死亡名单”。其中籍贯或住地在拉萨的有16人,但有详细地址的只有5人;经中国公安部门查证,此提供了详细地址的5人,4人仍活着,1人按照达赖集团的地址查无此人——达赖集团在撒谎。

    ——作为在西藏问题上冲在最前头的西方国家元首,萨科齐先生对以上问题未能回答前,就仓促地信任了一贯撒谎的达赖,是此次法国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罪魁。这种伤害不是萨科齐先生对金晶的一封慰问信就能挽回的。

    中国人民并不是在反对萨科齐先生和法国人民对中国的批评,而是反对建筑在谎言之上的批评。萨科齐先生和很大部分法国人在西藏问题上的撒谎是因为你们在西藏问题上的无知。伟大的乔治•奥威尔在其《1984》里讽刺:无知就是力量。我愿意把此句送给萨科齐先生和很大部分法国人——在西藏问题上,你们把无知当做了力量。

    为改变你们在西藏问题上的无知状态,建议萨科齐先生找些西方藏学家的著作来看,如戈尔斯坦(Goldstein)教授的《西藏现代史》、格芮弗德(Grunfeld)教授的《现代西藏的诞生》;中国国内,王力雄的《西藏问题的文化反思》、《达赖喇嘛是西藏问题的钥匙》,耶律大石的《西藏文化谈——藏密真相之研究》。

    一个非开放性的社会,将会导致不理性状况出现。但一个比较具备开放性的社会,为什么也会导致不理性状况出现?
    美国人现在在反思——为什么一个社会足够开放的美国,为什么一个社会足够开放的美国媒体,在小布什攻打伊拉克时,多数美国人是支持小布什的?在美国这么个民主国家,没有公众舆论的多数同意,战争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 用小布什在伊拉克有大杀器、伊拉克和基地联系密切上撒谎 就能含混过去的——在美国这么个足够开放的社会——小布什的两个谎怎么就能让 多数美国人 随之起舞?
    ——我来回答:理性不够。
    理性来自不停“怀疑——求证——思考”,虽然社会比较具备开放性了,但个体的“怀疑——求证——思考”不够,也会理性缺失。
    萨科齐先生和很大部分法国人在西藏问题上,正如同5年前的美国民众一样,理性缺失。对达赖的“怀疑——求证——思考”不够。

    中国人的思维起点是“性本善”,(见婴儿将掉入井里,虽无恶不作之大盗,也会起恻隐之心。)一直以善意来推测欧洲诸国对中国人民的感情。尤其是视“己所不欲、务施于人”为道德金律的伏尔泰和推崇此一道德金律的希拉克先生,使中国人民对法国的感情一直是最美好的。而此次法国民众和萨科齐先生对藏独的支持使善意的中国人大跌眼镜,从美好的极端堕入另一个极端。因此,此次法国民众和萨科齐先生对中国人民感情的伤害将延续非常长的一段时间,甚至可以说:将成为中国人民对法国的感情的一个拐点。远远不是萨科齐先生对金晶的一封慰问信就能挽回的。

    希望萨科齐先生除了对西藏问题学习、求证、思考,尽快摆脱在西藏问题上的无知状态外,还能够如希拉克先生、伏尔泰先生,了解中国文化特质。如:中国文化中对少数民族的宽容和优待。我只举两个例子——50年来,中国政府帮助壮族、布依族、苗族、黎族、纳西族、傈僳族、哈尼族、佤族、侗族、白族、土族等十多个有本民族语言而无本民族文字的民族创造了自己的民族文字。50年来,中国少数民族的人口增长率(包括藏族的人口增长率)超过了汉族。

    没有人是完全理性人,但我们应尽可能地摆脱无知状态,莫把无知当力量,愿这个世界越来越美好。

    2008年4月23日

  16. Benjamin dit :

    le 30 april 2008
    Chre raffarin:
    Comment ça va?
    Je suis lycéen qui apprends la française il y a 6 mois,j’apprends la française pour aller à la université française.Mais,maintenant je ne connais pas.Je suis chinois,j’aime mon pays. Les françaises faire les choses que nuire à moi.Je veux connais est-que tout les françaises n’aiment pas mon pays?
    Enfin,merce beaucoup pour vous faire avec la française et mon pays.
    Bise
    Benjamin
    Ps: Si j’ai les faute pour la grammairem,je suis désolé.

  17. 都被注册啦 dit :

    代金晶回萨科齐书——莫把无知当力量之二

    本次反法行为,原因不在价值观之争,而在真相与撒谎之争。
    其实今天的中国人,多数认可中国最后必走向民主。在价值观之争上不过是部分中国人认为现在还不适合民主而已,在最终适合上,没有争议。
    达赖的撒谎才是反对情绪的关键。
    想想六四事件,当时西方的制裁比这次厉害吧——国内以及国外留学生有抵制欧美的情绪么?

    美国人在反思——为什么一个社会足够开放的美国,为什么一个社会足够开放的美国媒体,在小布什攻打伊拉克时,全美国多数人会随之起舞。
    在美国这么个民主国家,没有公众的多数同意,战争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小布什在伊拉克有大杀器、伊拉克和基地联系密切 上撒两个谎 就能含混过去的——在美国这么个足够开放的社会——小布什的两个谎怎么就能让 多数美国人 随之起舞?

    闾丘露薇的《聊聊我认识的美国同行》部分解答了这个问题:
    [说到纽约时报,我不断地听到他们的叹息声。这是因为在01年美国开始的反恐战争中,连一向具有公信力的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也没有摆脱在爱国主义情结下,对政府的盲目信任以及被政府利用成为宣传工具。媒体里面没有了质疑政府消息的声音,也略去了进行第三方核实的步骤。当然,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几年,随着美国国内对伊拉克战争的质疑,媒体也开始了反省和自我批评,特别是纽约时报。但是尽管这样,和我的这些美国同行聊起,可以深刻的感受到,这会成为美国传媒史上,不光彩的一段历史。]
    ——媒体缺少质疑,略去了进行第三方核实的步骤,造成了美国多数民众支持了小布什的谎言。

    那么以此为标准,我们来看看此次西藏事件,西方媒体的表现。我以一位美国人的一篇博文来看:On Tibet and Propaganda: Follow the « Information”(西藏问题和宣传攻势:追踪“消息”)http://www.dailykos.com/story/2008/4/15/224155/744/780/492483
    [“西藏流亡政府说,至少140名藏人在示威中被杀…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资助的RFA(自由亚洲电台)星期六报道,但就表示尚未证实。(雅虎新闻news.yahoo.com/s/ap/20080405/ap_on_re_as/china_tibet)
    RFA有一些报道称,两名…西藏人权组织表示大约140名藏人被杀,包括九名…(国家公共电台新闻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88236362&ft=1&f=2100302 )
    2008.3.18 我们得到一个没有确认的报道,大约100人被杀,美国的RFA在星期六还引述在拉萨的藏人…(www.thaindian.com/news-snippet)
    2008.03.18,RFA,一家美国政府资助的电台,…根据没有证实的消息,在印度报道,有大约一百人相信死亡。(forums.eslcafe.com/korea/viewtopic.php?t=116551)
    美国政府资助的RFA报道,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福布斯)
    2008,4,5,…总部在伦敦的自由西藏运动星期五表示,警察开火…美国政府资助的RFA表示,这个报道还没有被证实(ABC)
    可以看到,所有这些“未经证实”的消息,全部都是来自RFA,用来反驳当时一名正好在当地的BBC记者和一名德国记者的报道。]
    以上报道全部来自达赖“自由西藏运动”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资助的RFA(自由亚洲电台)的转述,有第三方核实吗?——没有。
    中国政府的说法(除了详实的录象为证外)有第三方核实吗?——有。
    有第三方人员为证。第三方人员为:来自瑞士的游客25岁的巴尔西格(Claude Balsiger),来自加拿大的19岁游客肯伍德(John Kenwood),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游客拉查派利(Serge Lachapelle),来自温哥华的40岁的辛克莱尔(Alex Sinclair),来自安大略省伦敦市的59岁的韦特莫尔(Susan Wetmore),美国西藏扶贫基金会项目协调员美国人托尼,西藏扶贫基金会项目主任美国人顾依松,中意合作西藏基础卫生与教育项目专家,西班牙籍伊莎贝拉。
    这些第三方人员证实了3.14日以前,拉萨有政府对藏族人的屠杀吗?——没有。
    这些第三方人员证实了3.14日,达赖支持者进行的屠杀吗?——证实。

    好了,到此为止,达赖关于此次西藏事件的说法(撒谎)经过了第三方核实吗?——对不起,找不到。
    然而西方媒体略去了进行第三方核实的步骤吗?——略去了。

    我的文章写完了。

    2008年4月30日

    请帮我翻译成法语

  18. 波涛 dit :

    对话是解决双方分歧的唯一途径
    中国也希望对话

  19. 波涛 dit :

    法国政府的态度值得肯定和称赞
    我们希望中国和法国的关系能够恢复正常

  20. 何忠明 dit :

    您好
      我想说的是,如果阁下对中法友谊的的呵护是真诚的话,我以及我们每一个中华人民都很感谢和支持.假如我们有个别的网友对您有所成见的话,望阁下能包涵. 一个人、个别人、一个组织他们所说的或是说表现的都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独立思想的群体和民众破坏了国家的荣誉,只能说是国家的阶级干部没有尽责任。
    现在我们要用长远的利益去看待问题,彼此要深入了解,要更好的去推动两国的经济发展和贸易往来。希望中华人民能永远记住Raffarin

  21. LIN Bin dit :

    Mr. Raffarin,

    (Please understand I cannot communicate in French.)

    Apparently, you may be regarded as an individual westerner who just feels comfortable to listen to the voice of Chinese public and to communicate with Chinese people and Chinese officials frankly. But I personally highly appreciate for your instinct objectiveness to China’s situations (I admit China has never been perfect.), since only very small number of the western people in the West have chance to really understand what has happened in China (the fact is most of the westerners who might have been to China did not stay here long enough or did not substantially interlock with ordinary Chinese people to share or even discuss the mindset of Chinese due to culture and language barriers etc).

    I think we cannot simply blame the sided media bias against to China in the West on ignorance of the western media’s news reporters assigned to China, moreover there may be some deep roots in the media’s decision-making circle with strong influence from some political factors (or political grouping existing virtually across country like cold-war mentality) who intentionally guide the propaganda on general western public in relation to China matters.

    Thanks for your efforts in building an objective assessment of China and its people in France and promoting mutual understanding between Chinese people and French people!

  22.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Pour tous ces internautes chinois :

    (中央社伯恩二十九日法新電)國際特赦組織今天表示,駐瑞士中共大使館拒絕接待該組織代表,遞交要求中共尊重人權的請願書。

    該人權團體在聲明中指出,儘管中共大使館關上大門,警方仍讓國際特赦組織的代表,在大使館前留下裝有兩萬四千七百一十五份簽名的箱子。

    國際特赦組織瑞士分會的波洛美表示:「我們對大使館拒絕對話感到很失望」。

    國際特赦組織在距離奧運開幕還剩一百天之際,希望提醒中共官員,他們在二零零一年獲得奧運主辦權時,曾允諾改善基本自由。

  23.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流亡藏人 很難保持平靜 拉薩抗議事件的影響 ( 2008-04-30 )

    ◎達瓦才仁(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代表)

    3月10日,是西藏抗暴週年紀念日,這一天世界各地的藏人都會以各種方式進行紀念活動。中共對藏人的防範,往往因採取過分的措施,成為激起藏人反抗的導火索。位於青海省南部的康區重鎮結古鎮,3月9日出現大量要求西藏獨立的標語,就是當局強行收繳二百餘張達賴喇嘛照片的直接反應。到了3月10日,以色拉寺僧人為主的十四名藏人在拉薩的大昭寺前打著西藏國旗示威遊行,很快就遭到中國員警的逮捕,軍警瘋狂毆打被捕藏人,終於引發整個藏區長時間和大規模的僧眾抗議示威並釀成多處血案。

    藏區大規模抗議和溫總理的謊言

    3月10日那天,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首次對過去六年來的漢藏會談做出了總結,公開承認在基本問題上不僅沒有達成任何實質成果,而且,過去幾年對西藏的鎮壓已經是變本加厲了。現在的事實證明這一總結。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規模的反抗運動,中國當局的反應,首先是習慣性地不拿出證據就聲稱「有充分證據證明這次破壞活動是境外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畫和指揮的」。

    當中國政府耀武揚威地鎮壓拉薩藏人的反抗並向外界宣布事件已經平息的時候,西藏東部安多和康區卻開始了更大規模的反抗運動。甘肅省夏河縣四百多名僧俗群眾走上街頭,揮舞著西藏國旗,高呼「西藏獨立」、「達賴喇嘛萬歲」、「還我宗教自由」等口號,晚上被軍警武力驅散。

    四川省阿壩縣的上萬名藏人從3月16日開始進行抗議示威,中國政府開槍鎮壓,造成幾十名藏人當場死亡。當天僅僅是送到格德寺的就有十八具屍體,中國軍隊還搶奪被打死藏人的屍體,企圖毀屍滅跡。

    3月18日,中國總理溫家寶竟然言之鑿鑿地向全世界宣稱他們從未開槍殺人。第二天,境內藏人冒著極大的危險通過瓦聯網將部分在阿壩被槍殺藏人的照片發往境外,從而揭穿了中國總理的欺世謊言。

    達賴喇嘛與西藏流亡政府的尷尬

    達賴喇嘛一直堅持和平非暴力以及不尋求獨立的立場,隨著2002年中藏雙方恢復和談,中間道路甚至上升到法理層面而成為流亡藏人的唯一選擇,每年一輪的會談以後,西藏代表總是不厭其煩地向外界傳達情況正在向積極方向發展的資訊。同時,流亡政府為實現和談,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不僅和談的目標從高度自治調整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範圍內尋求民族區域自治」,而且在流亡社會推行了一套「創造和談環境」的活動,在前後五年多的時間內,流亡政府命令政府所屬機構的所有工作人員不得支持和參與任何主張獨立之組織的活動,並呼籲所有藏人和支援西藏的組織配合政府的和談政策,不要對中國政府和中國領導人的訪問進行抗議活動,還有在媒體或正式檔中禁止使用可能令中共不滿的辭彙等等,雖然這一系列的政策在很多人看來無疑具有卑躬屈膝的味道,同時也導致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所有支援西藏組織長期停頓無力,嚴重削弱了藏人在國際社會的活動能量……

    雖然有諸多的消極因素,但由直選產生的桑東仁波切所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還是堅定地推行了這一政策,從而使一些非政府組織也感到難於施展,青年會會長在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現在我們很難組織活動,雖然中藏和談肯定不會有任何結果,但如果我們展開一些活動,就可能有人把和談不成功的原因歸咎於我們,因此,現在我們是在蓄積力量,等著和談走入死胡同後,我們再出來收拾殘局。」

    最後,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終於不得不正式承認和談沒有取得任何實質的進展。實際上在此之前,達賴喇嘛和桑東仁波切就已經多次強調,由於中國政府拒絕做出任何哪怕僅僅是表現誠意的讓步,他們約束藏人的「道德力量」已經被嚴重削弱。

    青年會組織徒步返鄉運動

    隨著對漫長和談的失望,人們開始把目光投向了持激進立場的西藏青年會,其實對此變化連青年會自身也沒有意識到,從青年會去年組織的抗議活動中即可見一斑。去年8月8日,青年會高調組織藏人在德里進行示威遊行,結果竟然有一萬多名藏人回應並從各地匯集到德里,很多人辛苦趕來是以為很久沒有組織大規模活動的青年會這次要大幹一場。其實青年會不僅沒有料到有這麼多人回應他們的號召,而且也沒有任何要大幹一場的計畫。

    當很多藏人頂著酷暑奔波幾日抵達德里時卻發現找不到組織者,更沒有任何明確的指令。8月8日,萬餘人匯集後,青年會才匆匆組織人力物力去印製遊行示威所需要的標語橫幅等,由於沒有時間等待油漆乾透就打包送來,很多橫幅字跡斑駁。更離譜的是,前後三天兩夜的抗議活動,除了在馬路上呼喚口號而外,幾乎沒有其他的安排,很多人甚至晚上都是在馬路邊席地而臥,三天後活動結束,自然引起普遍的不滿。不少人甚至遷怒於西藏政府,因為每當有活動時,西藏政府總是不厭其煩地發文呼籲保持克制。

    青年會雖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支持所鼓舞,同時也對領導層的無能感到普遍的不滿。後來,青年會又組織十幾個人衝擊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但人們普遍將此視為青年會為挽回萬人集會無作為所引起的不滿而出的招式。面對這一狀況,青年會亟欲振奮人心,挽回受到損害的名譽,幾個月前產生的新一屆領導層在當選伊始,就宣布並組織了「徒步返鄉運動」,並得到境內外藏人積極的回應。

    不論「徒步返鄉運動」的結果如何,這次的活動與西藏境內抗議活動的巧合足以讓人產生聯想,對青年會無疑具有加分的效果。同時,境內外藏人的一些過激行為也似乎在表明:藏人青年開始背望達賴喇嘛路線的說法並非是空穴來風。實際上,還有消息稱西藏境內的一些藏人不甘束手等斃,試圖組織武裝抵抗。顯然,達賴喇嘛聲明:如果事態繼續惡化並向暴力轉化而失去控制,他將辭去職務,完全隱退——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當然,促使發生這些變化的最大功臣是中國政權,正是由於他們的殘暴、傲慢自大和倒行逆施,才使原來主要集中在拉藏及其周邊地區的反抗運動發展成為目前整個西藏遍地開花,並使反抗的規模從原來的成百上千人變成現在的數以萬計。同時中共的頑冥不靈也讓達賴喇嘛的溫和路線陷於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使激進思想在西藏境內外得以滋長。如果中國政府繼續這樣蠻幹下去,也許有一天就真的會迫使達賴喇嘛隱退讓位,這對西藏、對中國都絕對不會是一個福音。

    2008年3月20日深夜

    (本文轉載自4月號香港《開放》雜誌)

  24.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對西藏局勢的十二點意見

    ◎王力雄、劉曉波等

    一、當前中國官方媒體的單方面宣傳方式,具有煽動民族仇恨和加劇局勢緊張的效果,對維護國家統一的長遠目標非常有害,我們呼籲停止這種宣傳。

    二、我們支持達賴喇嘛的和平呼籲,希望遵循善意、和平與非暴力的原則妥善處理民族爭端;我們譴責任何針對無辜平民的暴力行為,強烈敦促中國政府停止暴力鎮壓,呼籲藏族民眾也不進行暴力活動。

    三、中國政府宣稱「有足夠證據證明這是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畫的」事件,我們希望政府出示證據,並建議政府邀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證據和事件過程、傷亡人數等進行獨立調查,以改變國際社會的相反看法和不信任心態。

    四、我們認為類似西藏地區中共領導人所說「達賴是一隻披著袈裟的豺狼、人面獸心的惡魔」那類文革語言無助於事態的平息,也不利於中國政府的形象。我們認為致力於融入國際社會的中國政府,應該展示出符合現代文明的執政風貌。

    五、我們注意到,拉薩發生暴力行為的當天(3月14日),西藏自治區負責人就宣布「有足夠證據證明這是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畫的」,這說明西藏當局早知道暴亂即將發生,然而卻沒有有效阻止事態發生和擴大,這其中是否存在瀆職,應該進行嚴肅的調查處置。

    六、如果最終不能證明此次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畫的,而是一場被激起的「民變」,則應該追究激起民變並且捏造虛假情報矇騙中央和國民的責任者,認真反省教訓,總結經驗,避免今後重蹈覆轍。

    七、我們強烈要求不對藏族民眾搞人人過關和秋後算帳,對被逮捕者的審判必須遵循公開、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式,以達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八、我們敦促中國政府允許有公信力的國內外媒體進入藏區進行獨立的採訪報導。我們認為,目前的這種新聞封鎖,無法取信於國民和國際社會,也有損中國政府的誠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採取開放姿態,才能扭轉目前國際社會對我國政府的不信任。

    九、我們呼籲中國民眾和海外華人保持冷靜和寬容,進行深入的思考。激烈的民族主義姿態只能招致國際社會的反感,有損於中國的國際形象。

    十、1980年代的西藏動盪局限於拉薩,這次卻擴大到藏區各地,這種情況的惡化反映出對藏工作存在嚴重失誤,有關部門必須痛加反省,從根本上改變失敗的民族政策。

    十一、為了避免今後發生類似事件,政府必須遵守中國憲法中明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權利,讓藏族民眾充分表達他們的不滿和希望,讓各民族國民自由地表達對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評和建議。

    十二、我們認為,必須消除民族仇恨,實現民族和解,而不是繼續擴大民族之間的分裂。一個國家避免領土分裂,首先在於避免民族之間的分裂。故而,我們呼籲國家領導人直接與達賴喇嘛對話。我們希望漢藏人民消除誤解,開展交流,實現團結,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民間組織和宗教人士,都應該為此做出努力。

    2008年3月22日

    簽名人:

    王力雄(北京,作家)、劉曉波(北京,自由撰稿人)、張祖樺(北京,憲政學者)、沙葉新(上海,作家,回族)、于浩成(北京,法學家)、丁子霖(北京,教授)、蔣培坤(北京,教授)、孫文廣(山東,教授)、余杰(北京,作家)、冉雲飛(四川,編輯,土家族)、浦志強(北京,律師)、滕彪(北京,律師,學者)、廖亦武(四川,作家)、江棋生(北京,學者)、張先玲(北京,工程師)、徐玨(北京,研究員)、李駿(甘肅,攝影師)、高瑜(北京,記者)、王德邦(北京,自由撰稿人)、趙達功(深圳,自由撰稿人)、蔣亶文(上海,作家)、劉毅(甘肅,畫家)、徐暉(北京,作家)、王天成(北京,學者)、溫克堅(杭州,自由職業)、李海(北京,自由撰稿人)、田永德(內蒙古,民間維權人士)、昝愛宗(杭州,記者)、劉逸明(湖北,自由撰稿人)、劉荻(北京,自由職業)

    (本文轉載自4月號香港《開放》雜誌)

  25.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易小麦 dit :
    30 avril 2008 à 11:01

    « 深深鄙视下德国的默克尔。还有佩洛西。在我心中,她们两个就是老巫婆,不分时段缘由对中国进行无休止的诋毁,反华是她们存活的唯一目标。太可恶。 »

    Translation: I deeply despise Merkel from Germany and Pelosi in my mind. They both are old witches. They use any chance and any reason to defame China relentlessly. Anti China is their only purpose of life. Too detestable.

    Traduction : Je méprise profondément Merkel d’Allemagne et Pelosi (sénatrice américaine démocrate). Elles sont toutes les deux de vieilles sorcières. Elles utilisent toutes les occasions et toutes les raisons pour diffamer la Chine sans arrêt. L’anti-Chine est leur seul but dans la vie. Trop haïssable.

    A destination de cet individu et d’autres internautes quoi s’imaginent protégés par la barrière de la langue : Merci de respecter les autres si vous voulez espérer être respectés. On peut être en désaccord avec quelqu’un sans déverser sur lui ou sur elle des tombereaux d’insultes. Ce genre de prose fait partie des années sombres de la France, rappelant l’époque de l’affaire Dreyfus et une autre plus proche. Votre Président et votre Premier Ministre ont beau être très haut placés il ne me semblent pas être à la hauteur morale de Mme Merkel qui a connu un régime politique proche de celui en vigueur chez vous maintenant.

    To 易小麦: Do you consider you can afford to use such insults to your President or Prime Minister in public without fear ?

  26.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Chinese dit :
    30 avril 2008 à 10:48

    I am a chinese. I think France is a romantic country, full of gentlemen and beauties. However, when I heard the Olypic Flame was insulted by Franch. I am very dispointed of French. In china, there is a logion: if you known what happen now , please do not do such foolish thing before. The chinese is :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I feel sick of all the things about France. It is time to cure the hurt of our heart. However, it needs a long time. Please be careful of what you say what you do. Chinese people is not so weak to be hit by Franch.#

    Dear Chinese,

    The calls for boycott of the olympic games occurred not only in France but in many other countries where the flame went: Greece, Great Britain, United States, Argentina, Kenya, Australia, India, Thaiand, Japan, South Korea. Only in countries like Vietnam and North Korea, there were no protest. Why ?

    The people don’t protest against China or the Chinese people but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You write: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It’s a misunderstanding since there is no protester who regret their act and their belief for freedom in China and Tibet. They think the Chinese opinion is manipulated by its government, whose media are not open and can easily interpret a protest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an insult against the Chinese people.

  27.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洛杉磯傳真〉 西藏.詭異.漢奸

    ◎王丹

    中共大概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武力鎮壓西藏,引發西方世界大反彈,並影響到了奧運會的順利舉辦,一個聖火傳遞活動搞到今天,已經變成在體育場內繞場一周的「擊鼓傳花」遊戲,其內心鬱悶不能想像;不過西方大概也沒有想到的是,對西藏的關心正好與奧運會的問題牽扯在一起,結果引爆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狂熱,海外難得見到了華人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對於中共來說,可能是丟了面子,得了裡子。

    不管怎麼樣,西藏問題現在已經成了海外華人討論的熱門議題。《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主流幾乎是每天針對這個議題進行相關報道,美國華人社區更加議論紛紛。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有一個非正式的博士生論壇,一般輪流在同學的家裡舉辦,現在圍繞西藏問題的討論已經進行了三次,大有欲罷不能的感覺,由此也可見西藏熱的一斑。從這個角度說,西藏獨立運動的支持者也算是成功地達到了他們把西藏問題國際化的目的,極大地增加了西藏問題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

    突如其來的西藏熱中,我覺得有一些地方如果仔細想想,其實很詭異:

    第一,西藏問題由來已久,但是長期以來並沒有在中國問題中占據主流。不信你問問那些支持西藏獨立的西方人,他們有多少去過西藏?恐怕很多人連具體的地理方位都不太清楚。同樣,如果你去問那些中國的「愛國青年」,他們了解藏傳佛教的派別之分以及對藏人的影響力的區分嗎?他們恐怕也會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雙方陣營都動了肝火,打得不可開交,結果其實對於爭奪的東西都不怎麼了解。雙方的熱情都幾乎可以說是突如其來的,這多詭異啊?

    第二,我在電視上看到大陸的熱血青年們圍堵在家樂福門口,聲嘶力竭地高呼抗議CNN的歪曲報道,說老實話也有點感動,畢竟,年輕人終於有了一些政治意識了。看他們那副激動的樣子,多少也有一些我們當年的影子嘛。可是轉念一想,他們在中國境內其實根本看不到CNN,因為境外媒體是不被允許在國內播放的。你看這有多麼詭異:原來中國大陸是這樣一片神奇的國土,在這片國土上,你可以抗議CNN,但是不能看CNN。你可以對西方的政府說不,但是不能對自己的政府說不。不知道那些愛國青年們是不是有想到過這個詭異的問題。

    第三,前兩天,我在電視上看了在洛杉磯的華人去CNN辦公大樓抗議的畫面,OH MY GOD!你猜我看到什麼?我看到五星紅旗與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共同在風中招展,共同在抗議CNN。我真的暈了。同樣的一批大陸的愛國青年,不是也曾經高呼反對兩個中國嗎?不是提到台灣的「分裂趨勢」也恨得牙根癢癢嗎?現在兩種國旗公然並排在一起展現給國際社會看,這不是兩個中國是什麼?他們卻視而不見,喪失了革命警惕性,實在是太詭異了。

    雖然覺得詭異,我也不敢笑出來,我怕被說成是「漢奸」。

    This article by Wang Dan has been published by Libertytimes.

  28.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dit :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中国人中的败叛国者类还是那些虚伪的西方人,你对西藏了解多少?你以为西方无知的伪君子发出几声无力的叫声就能让中国人放弃自己的生活方式/放弃自己的尊严来应和他们那些强盗的后代?事实证明他们唤醒的是他们最为害怕的:中国人的团结!虽然有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在无耻的阻挠,中国人永远不会屈服于他人的压力!

  29.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dit :

    拉法兰先生,你可以不停的删我的留言——因为它刺痛了你们的残留的良知,请你像一个男人一样样坚持自己的判断力。如果你相信中国政府对西藏实行了暴力统治,请你坦率地展出来批评,就想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如果你游行了解真相,请你一你的身份告诉是真相是什么,不要用外交辞令来骗取善良的中国人的信任。
    你相当负责任的删了那么多爱国青年的饿留言,却任由那些无耻的叛国者大放厥词,然后再告诉中国人你支持他们的祖国统一,请问你确认自己足够坦荡吗?如果你相信自己的人格,请给我一个回复:本人Email mr.csc@163.com 或mr.lang@163.com

  30.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dit :

    拉法兰先生,你可以不停的删我的留言——因为它刺痛了你们的残留的良知,请你像一个男人一样样坚持自己的判断力。如果你相信中国政府对西藏实行了暴力统治,请你坦率地站出来批评,就想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如果你有幸了解真相,请你以你的身份告诉大家真相是什么,不要用外交辞令来骗取善良的中国人的信任。
    你相当负责任的删了那么多爱国青年的留言,却任由那些无耻的叛国者大放厥词,然后再告诉中国人你支持他们的祖国统一,请问你确认自己足够坦荡吗?如果你相信自己的人格,请给我一个回复:本人Email mr.csc@163.com 或mr.lang@163.com

  31. Avi dit :

    王丹,我不知你以前是不是汉奸,但现在的口吻绝对像是一个汉奸,不信你录下来自己欣赏欣赏。关于你的三点:
    第一点,老外不知道西藏在哪里就喊解放西藏确实可笑,但像我们这样的无神论者不知道西藏的教派区分而主张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不知道我们争得是什么吗?还是你眼瞎了?听清楚了:是统一!
    第二点,按照你的逻辑,举个例子,你家旁边住个恶邻,有一天当众骂你全家是混蛋,你得跟孙子一样装没听见,原因是我平时就不理他。换作我,非得擂死他不可。关于政府,听语气,您肯定是对现在的中国政府很不满,希望不是出于当年被关押被流放的私仇。或许你觉得你现在待的美国更舒服,政治更民主,言论更自由,想放就放,想骂就骂,放可以放得很痛快,骂可以骂的很潇洒,不管他是学校老师还是美国总统。但放过之后,骂过之后,你觉得你又可以改变什么吗?你觉得哪一个国家的总统背后的既得利益集团会真正聆听和他不相干的老百姓的声音吗?如果会的话,那他们就不会把成千上万的美军送去当炮灰,他们关心的不是伊拉克死多少人,而是还有多少石油和军需可以填充自己的腰包。中国政府确实在内地限制了不少言论自由,但你可以和89年比一比,看看改变了有多少,不知是不是您当年的努力所为(笑)。与其关心能说多少,不如看看现实的数据,中国近3年保持10%的高经济增长势头,而美国则出现负增长。一个政府好不好,一是要看国情,二是老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用不着你这个局外人说三道四。
    第三点,那个场景我也看到了。首先,你认为是两个国家的旗子吗?你脑子有病吗?五星红旗的旁边明明是中国台湾省的旗子。千万别说我们自欺欺人,想必对你这个曾经做过中国人的人,想必也无须我再作解释了吧。其次,卡佛地那个混蛋侮辱的是中国人,作为中国人的台湾人自然要加入抗议的行列,这一点也再次认证了绝大部分台湾人祖国一统的立场。

    最后,想笑就笑吧,你不笑的样子未必比笑的样子好看多少,因为反正你已然是个跳梁小丑。还有,不要老把自己和汉奸这个词挂钩,当汉奸也是需要技术含量的,而你,现在看来,真是一无是处。(当时的爱国青年让你这个低能儿当头儿真是瞎了眼)

  32. 大中华 dit :

    支持Tibet人權者 :五星紅旗是国旗,青天白日是区旗,正如在香港特区一样,国旗是五星紅旗,区旗是紫荆花旗一样,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还汉奸呢!你连人都不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台湾是个地区!

  33. 大中华 dit :

    支持Tibet人權者:一个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认,都出卖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中国指手画脚!

  34. 大中华 dit :

    支持Tibet人權者:你所说的都是转载,我看到的却是事实!一个不敢回自己国家的东西,为了洋主子的几张美圆,连祖宗都不认,说话有什么可信!

  35. 西瓜 dit :

    您好:
    我不会法语,说出英语也怕出错。所以,在这里只有用我伟大而亲爱的母语同你交流。
    时间有限,我直接进入主题。
    对于贵国近期无论是政府或者高官抑或是普通民众的表现,我实在不敢恭维,甚至作为一个我们年轻人所谓的“愤青”,我可以憎恨你们,谩骂你们,看不起你们。因为一向标榜道德的你们,竟然会做出如此违背道德的事情。西藏从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达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分裂者,可是你们的媒体或者其他,对于我们在人权方面的努力视而不见,对于我们保护西藏文化的努力视而不见,对于我们坚持奥运精神的努力视而不见。。。你们只会对我们的内政指手画脚,只会对我们落后但是正在努力的方面指手画脚,只会对我们正确而富有成效的努力指手画脚。我不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但是我从很多事情实实在在看到了西方的虚伪。东西方拥有不同的价值观,但你们硬是要把你们的东西强加在我们的身上,我们的文化远远长与你们所谓的文明,我们不需要你们来告诉我们该怎样去做,世界是多姿多彩的,拥有文化差异是大家认同而且符合潮流的,可是你们做了什么?无非是强迫别的国家照你们的思维你们的方式去做。你们所谓的专家,他们是否凭着自己的良心在说话?他们中有几个真正来过中国?他们有几个真正了解中国?他们又有几个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欺瞒你们的民众?他们又有几个能告诉我们“和平”的含义?
    不用再写下去了。历史是最好的明证。我们中华民族是大度的,智慧的,包容的;而悉数你们西方的国家,历史上从来就是不安分的,富有侵略性的,狂妄自大的。。。
    对不起,先生。
    如有在言语上冒犯,请见谅!
    以上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代表我的国家。
    如果先生能屈尊看到我的文字,我将倍感荣幸。您是我们中国的朋友,但前提是您尊重我们,您尊重事实。
    谢谢!
    此致
    敬礼!

  36. coolmin dit :

    致支持Tibet人權者:
    你可以有你无聊的想法,但不要用你那近乎白痴的语言来侮辱我的国家,
    你只是一个可悲的被西方蠢货洗脑的鸟人,不要用一堆鸟语来混淆真理.
    你的狗屁人权论不适用于中国.

    没有事物是完美的,当然也包括中国.
    但你必须明白,中国对世界开放了30年而已,已经无比伟大的从几乎一无所有的境地中崛起,而带给我们这一切的正是中国共产党.
    我今年19岁,但我对中国所经历过的风雨都铭记在心,我们年轻一代是不允许重复历史的重创,所以我们会用我们能做的去守护我们现在得到的,而且我们知道这一切是谁带给我们的,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生活,中国政府现在做的很好,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支持我们的政府.反对想要推翻它的力量.
    而同时,西方却经常歪曲妖魔化中国,而政治因素占很大部分,那就是我们为什么对西方不满.
    懂了吧?不是我们不敢对中国政府说no,而是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做得大部分事情是为了中国人民利益,而西方政府做得最多的事情是为了他们自己,为了那些资本家的利益.

  37. coolmin dit :

    im 19
    i dont know much about china-france relationship’s history, but i didnt know somehow i thought it was a peaceful country unlike most western countries, maybe cuz china n france dont have many disputes. but unfortunately my view has totally changed after paris torch relay, they were sooo impolite.
    but u give me a deep impression, i think uve try hard to melt our anger, n in some way, it works. some ppl r moved by ur truly, sincerely actions. n chinese can easily feel what is friendly, wats enmity n wats hypocritically, thx for what uve done.
    we do good to whom who treat us right, we pay it back to whom who want to break us down in a more effective way, thats the world should know.

  38. 95s_FR dit :

     编者按:CNN型新闻——法国发生历史以来大规模抗议浪潮,表以为这种小聪明我们中国人不会!

      本报快讯:法国发生历史以来大规模抗议浪潮 警察向手无寸铁示威群众开枪射击.10万名法国中学生、教师和学生家长因不满社会教育制度,于5月1日在首都巴黎举行了法国历史上最大的游行示威活动 。法国政府当局出动2万余警察,对手无寸铁的民众进行了残酷镇压,当场打死打伤679名抗议民众。

      美国广播电视垃圾网 RUBBISH CNN记者XXX法国巴黎报道:为了抗议法国政府计划于9月份新学年开学后开始实施的教育改革计划,10万名法国中学生、教师和学生家长于劳动节当日走上了巴黎街头,举行了盛大的游行示威。令全世界震惊的是,政府出动了大批警察进行了残暴、血腥的镇压,他们向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开枪射击,巴黎的大街血流成河,共有679名抗议民众死伤。   

      游行队伍从巴黎著名的卢森堡花园出发,目的地是法国教育部。游行者举着巨幅标语,上面写着:“反对削减工作岗位学生总动员”“反对残暴的法国政府剥夺我们的人权”、“反对萨克齐,我们要成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我们要独立”等。

      一向以人权要挟别国的法国针对此次抗议却出动了两万多名和枪实弹警察,在法国教育部门口,示威队伍刚一到警察便开始了镇压,他们用冲锋枪向无辜群众用冲锋枪扫射,当场打死打伤无数,教育部门口顿时一片血海,人们四散奔逃以免被射杀。

      长期以来,法国政府视人权如粪土,不管人民的死活,对于希望得到自由的人们,法国政府一向采取镇压的手段,此次血腥事件便充分暴露了政府的丑恶嘴脸。 事件发生后,各个发展中国家纷纷向法国政府提出强烈严正抗议,希望法国政府立刻停止杀戮本国人民,改革社会制度,并充分尊重民众的意愿,答应游行群众成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要求,从法国独立出去。

      “我们没有人权,我们没有自由,我们信奉本拉灯教,但法国政府不允许我们信教,我们要向全世界呼吁,请残暴的法国政府给我们应该得到的一切。”一位参加游行示威的法国民众多记者说。 一位名叫发蓝系?标子朵的76岁的妇女说:“就连总统都娶了个婊子做老婆,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我们渴望独立,建设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园!法国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人权、最没有自由、最残暴的国家,打倒法兰西,打倒萨克齐……”

      据了解,在这次游行示威中,这位妇女失去了丈夫和两个儿子。 国际奥委会落歌对记者说:“发生在法国的事件再次让全世界看清了法国的嘴脸,国际奥委会决定,严禁法国总统及所有法国政府官员参加北京奥运会。” “流氓、暴君、渣滓……”现在的法国民众这样评价法国总统萨克齐。

      目前,很多政府首脑表示,如果法国在人权方面还没有重大的改变,他们将考虑对法国进行严厉的经济、政治制裁。

      1日,委内瑞拉总统查哥哥甚至说,该国可能与法国断交。

      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也表示,与法国这个流氓国家交往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据了解,参加游行的10多万人只是反对现法国政府的一部分,绝大多数民众反对法国对他们的残暴统治,希望独立,从法国分裂出去。

      1日,法国总统萨克齐在国家电视台发表简短的讲话,他蛮横地说:我的人民我说了算,杀多少,由法兰西做主,不允许任何国家、任何人说三道四,干涉我国的内政。

      欧盟理事会发出声明要求法国政府克制,并停止对和平示威群众的血腥镇压;

      美国国会众议长呼吁联合国派出真相调查团赴法国调查真相;

      本拉登在半岛发布小道消息表示,法国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萨克奇说法国从此永久放弃奥运会举办权. 本网将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图片说明:铁蹄下的法国民众

  39. 中国人 dit :

    中国有句话,叫“爱之深,恨之切”我想这句话用在这时是合适的,法方的部分官员和部分民众的所作所为,以及大部分媒体的不公正报道,确实极大的伤害的中国人民。作为一个最普通的中国人,我想说,希望中法两国人民能保持长久的友谊!
    另:感谢您为此所做的一切!

  40. 中国人 dit :

    中国有句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出几个大放厥词的败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们法国人凭几个别有用心的败类说的几句谎言就片面地认为你们了解了所谓的中国西藏的真相,那你们的智商就要被打个问号。请你们认真踏实并带着公正的心去仔细研究和了解中国西藏的历史,再来谈论谁是谁非,再来决定该支持谁,该指责谁。达赖这几十年的言行和所作所为真的是为了西藏人民还是为了他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的,相信你们在真正了解了西藏历史之后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如果你们是公正的,相信你们会有一个正确的立场和态度。因为在对待西方国家的态度上,我还是比较喜欢法国,讨厌美国、英国(我认为法国相对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是比较友善的),所以才愿意和你们沟通,希望你们能了解事实的真相。如果你们并不是我想像的对中国怀有善意的话,我再也不会喜欢法国了(当然你们可能也根本不在乎)。

  41. 中国人 dit :

    我想告诉你的是西藏从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任何支持”藏独”的行为绝对会被我们认为是怀有恶意和别有用心的。如果法国是真的想和中国保持友好的关系,请首先尊重我们,不作伤害我们感情的事情。否则说什么都是虚伪的。

  42.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A ceux qui ne lisent pas le chinois/To those who don’t understand Chinese:

    coolmin dit :
    2 mai 2008 à 16:24
    致支持Tibet人權者:
    你可以有你无聊的想法,但不要用你那近乎白痴的语言来侮辱我的国家,
    你只是一个可悲的被西方蠢货洗脑的鸟人,不要用一堆鸟语来混淆真理.
    你的狗屁人权论不适用于中国.

    Translation:
    To 支持Tibet人權者:
    You can have your annoying way of thinking, but don’t use your seemingly idiot words for insulting my country
    You just are a useless birdie, sadly brainwashed by the stupid Westerners. Don’t use a bunch of birdie language to confuse the truth.
    Your dogshit theory of human rights don’t fit to China.

    Traduction:
    Vous pouvez penser ce que vous voulez mais n’utilisez pas vos mots stupides pour insulter mon pays.
    Vous n’êtes qu’un oiseau inutile, manipulé par de stupides Occidentaux. Arrêtez d’utiliser un tas de mots d’oiseau pour semer la confusion.
    Votre théorie de m… des droits de l’homme ne convient pas à la Chine.

    ——————————————————————————————–

    To coolmin:

    I don’t know if the protestors in Paris were « sooo impolite », but I think it’s very funny why you’re so polite in English and so impolite in Chinese. Don’t forget there are French people who do understand Chinese but don’t write Chinese very well. You give them a very bad impression of China and the Chinese people by behaving like this, like a hypocrite very polite to foreigners in their language but using any insult in your language.

    Anger is not an excuse. I just try to exchange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 including Chinese people who don’t think like the government and you. If you want to be respected, first respect others.

  43.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大中华 dit :
    2 mai 2008 à 13:19
    支持Tibet人權者 :五星紅旗是国旗,青天白日是区旗,正如在香港特区一样,国旗是五星紅旗,区旗是紫荆花旗一样,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还汉奸呢!你连人都不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台湾是个地区!

    大中华 dit :
    2 mai 2008 à 13:22
    支持Tibet人權者:一个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认,都出卖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中国指手画脚!

    大中华 dit :
    2 mai 2008 à 13:26
    支持Tibet人權者:你所说的都是转载,我看到的却是事实!一个不敢回自己国家的东西,为了洋主子的几张美圆,连祖宗都不认,说话有什么可信!

    —————————————————————————————————-

    Mon dieu! Comment tous ces gros mots et ces propos « patriotiques » arrivent-ils à ëtre employés par ces internautes chinois ?!

    —————————————————————————————————–

    To大中华 :

    I suppose you would like to answer Mr Wang Dan not to me. So I think you just ‘zi ji gen kong qi shuo hua, talk with the air, you’re so lovely!

    Firstly, I support the Taiwanese people who have the right to decide their willing upon the issue of the independence. BTW,Taiwanese people are more lucky than you, because they can vote their president themselves and they have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media information. I think Taiwan is a kind of model for you Chinese people. I do believe in a future China will be like Taiwan because Chinese people deserve it.
    Wang Dan was just having a joke about the pan-blue Taiwanese and somebody like you, it’s regrettable that you are so angry toward him. Wang is really a good and wise humorist.

    Secondly, you said:(Wang Dan)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中国指手画脚! I would like to inform you, every civic is equal, so they are free to express what they think, not just those who are FAITHFUL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like you. But you’re not free to insult Wang Dan and I or any other people.

    Thirdly, 一个不敢回自己国家的东西?? Wang Dan is a handsome gentleman not a 东西. If I were him, I would also prefer to stay in USA where nobody would insult me and limit my acts like your government and somebody like you.

    Anyway, I could pardon you just because I think you’re « noyé dans la colère » (drown in anger). Pity!

  44.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dit :
    2 mai 2008 à 9:11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中国人中的败叛国者类还是那些虚伪的西方人,你对西藏了解多少?你以为西方无知的伪君子发出几声无力的叫声就能让中国人放弃自己的生活方式/放弃自己的尊严来应和他们那些强盗的后代?事实证明他们唤醒的是他们最为害怕的:中国人的团结!虽然有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在无耻的阻挠,中国人永远不会屈服于他人的压力! »

    Encore des gros mots et des attaques personnelles, je ne crois pas que ce soient des civils mais plutôt des policiers sur internet

    ——————————————————————————————————-

    To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This article is very interesting that would, I hope, give you some contemplations. You Know ? When you say 中国人 just mean those who think like you and prefer to be controlled by an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 but not real ‘ 中国人’.

    Isn’t 石涛 a 中国人? And you call somebody you don’t know ‘白痴’, are you sure you deserve to be 中国人?? I always think the Chinese people are so well-civilized. Why did you react like that ? Pity!

    石涛:奥运火炬咋儿这倒霉!?

    *奥运圣火的来源

    奥林匹克圣火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标志. 它在古代奥运会上燃烧以纪念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从宙斯手中偷来火。传统上,奥林匹克圣火是“由奥林匹斯山上的阳光点燃”,传递者步行传递到奥运会会场。古希腊神话中,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奥运会进行时,为了纪念宙斯,人们在他和他妻子赫拉的神庙中也点燃圣火。现代奥林匹克圣火是在原来赫拉神庙的位置采集的。

    从这样的故事不难看出,奥运圣火来自于神,而且是古希腊中最为至高无上的宙斯和他的妻子赫拉。尽管普罗米修斯为了人间光明,从宙斯处偷来火种,不但他为此付出惩罚,而得到火种的人,纪念的依然是宙斯。

    奥运圣火来自最高的神,所以被称为“圣火”,所以,圣火经过的地方必然要停止战争、争持,给人们带来和平,因为,有神的陪护,也是人对神的尊敬。

    对于不信神的人,觉得这是故事,是神话,是假的。但他不被时间扼杀。人,一代一代的消失了,神话却永存于人间。

    *希腊的天火要告诉我们什么?

    2007 年8月24日,一场天火席卷了大半个希腊,总共燃烧了12天,死亡65人的希腊国难,当时震惊了全世界。26日,天火烧到了奥林匹亚,据希腊媒体报导,当日匆忙赶到奥林匹亚山的希腊文化部秘书长萨哈波罗斯表示:“新建的考古博物馆被救下来了,火焰没有烧到奥林匹亚古城遗址”。然而,奥林匹亚古城遗址周围的大部分绿地、森林以及每次奥运会举办前举办奥运圣火采集仪式的小山丘却被烧成了一片焦土。

    根据法新社9月6日的报导,希腊接受了一个由以色列提供的专家和1万棵树木,以帮助修复损伤所造成的火灾对奥林匹亚的发祥地,古代奥运会遗址。

    德国慕尼黑市帮助恢复奥林匹亚山上用于取圣火火种的被烧毁的草坪,为了能够应付2008年3月24日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点火仪式。

    据后来的媒体报导,可口可乐公司掏了200万美金,参与了取火山丘的修复工作,而且,被授予了一首名为“可口可乐奥林匹克”歌。

    记得,当时看到这个消息时,我心里为之一动:完了!麻烦来了!

    火种,来自宙斯,被偷入人间,但还是在宙斯的手中掌控,奥运圣火,取自神处——还是宙斯(不能用打火机点呀!)但是,取圣火的地方被天火摧毁,化为焦土——什么意思?

    神,不给了!降罪于人,提示给人!

    庙宇是人盖得,表达人对神的敬意,人与神相连的仪式与过程,才是神看重的。人取圣火的仪式,是神承认和接受的,庙宇,只是一个承载的地方。但现在人们对财产的看重远远超越于对神的理解。所以,保住了遗址,却烧毁了取圣火的地方。

    也算是神对人的考验,人不及格呀。

    *胡紫薇的国问

    2007年12月28日,中央电视台5频道转为奥运频道的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人张斌的太太胡紫薇,因为老公劈腿一事,开创了中央电视台实况转播的真实先烈。胡紫薇的两句话至今敲打着所有的中国人: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你们还有点儿良知没有?

    女人闹场,在中国人民间来讲,是件非常不吉利的事情。奥运频道,应当是中共为2008年的奥运年一个忽悠的事情,是个很煽情的事情,为奥运年打基础的事情。

    这样的搅场,是在中共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因为,胡紫薇说的私人的事情,中共怎么给她定罪哪?没招儿!据说,一个月前,胡紫薇与老公又和好了,那整个事情——搅完场,把老公搞定,一切就完了!

    但胡紫薇的国问,却是引起了众多中国人的反思!

    *时辰不对的奥运火炬点火仪式出现鬼魂

    2008年3月24日,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点火仪式,希腊雅典。应当说中共是下了本钱。在突发的西藏事件背景下,中共更加把赌注押到了奥运火炬上——非常在乎!

    为了能够取得神处之火,就需要太阳,但老天不作美,在应当的时辰要下大雨,所以,中共为了这火种,而提前一个小时取火。

    中国人算命讲究生辰八字,分秒都不能差的,差了,命运便不一样了,或者说那不是你的命运了。

    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种产生的时辰不对,命运便南辕北辙。顺天意而行、而作,非人力而为之,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唯我独尊的狂妄自大,膨胀、狂妄是小人暴富的心态。心中尚存的善念,惧怕神的存在;自以为是的私利,与魔鬼同行。

    在这提前一小时的取火仪式上,刚刚开始便遇到了鬼影。在CCTV点亮2008的专栏中,第一个点火仪式的录像上,2.02分处,出现了非常清晰的鬼影。外国男人、黑发、看似披着黑斗篷,双手交叉叠扣在小腹前,在6—8秒的录像中,清晰的看到这个鬼影注视着走在最前列的圣女的脸,随着圣女的走到,它的脸也随之动。

    取圣火的仪式上,出现了鬼影真的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CCTV的点亮2008的网站上,你可以打开下面的链接,直接看到现场的录像:http://space.tv.cctv.com/act/video.jsp?videoId= VIDE1206355312284906我无意故意倒您的胃口,也无意跟那位爱国志士过不去,我仅仅是说的事实,已经发生了的事实。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很讲究自我反思的东西,更讲究豁达、容纳、自省,以便自我的升华。掩耳盗铃,除了给自己更大的灾难,没有什么别的。

    其实,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提醒着人、警示着人,如果人们真的从内心敬畏神的存在,面对这看似巧合的事情,一定是从另外的角度看。而不是一味的强调自己的。

    既然奥运的起始,存在着敬神的内涵,那这点应当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把敬神作为点缀人看重点奥运本身给人自己带来什么样的荣耀、面子、光彩,神的存在,成为了服务于人的工具。

    *屡屡熄灭的火炬

    圣火,来自于神,焉有被灭之理。人人看重也是这样的原因。火炬到达伦敦、巴黎时的境况,应当是抗议者认为残暴的、不相信神存在的中共,没有资格高举神之火,即亵渎神灵,又玷污奥运精神,更是对死去西藏僧侣侮辱。

    在巴黎,火炬几次被中共自己的人为熄灭,出于安全的考虑,但中共外交部不承认;在堪培拉,有报导的图片显示,澳洲著名的游泳运动员坎普点燃圣火盆时,忽然熄火,面露尴尬,但中国只字未提;在印度,第一棒火炬手、印度奥委会主席卡马迪手中的火炬突然熄火,一直举着没有火儿的棒棒往前跑,更麻烦的是他在交给第二棒时,没有火,而再点火时却怎么也点不着;在日本和马来西亚火炬都不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灭;在泰国,大家传递的火炬干脆就没有火,只有把儿。

    中国人别看被中共把信仰的权利扼杀了,也不知道真正的信仰应该是什么样子了,但大家都图个吉利。包括中共自己,所以,火炬没有了火、熄灭了,在中国人的眼睛中,其实是很不吉利的事。神对人而言,总是慈悲的,针对中国人,神也用中国人的习惯,提醒着中国人——不吉利的事就应当停止,或者,聪明的人,也就离奥运火炬远着点儿。

    否则,您知道能摊上什么事哪?!

    *“海之情”奥运宣传专列交噩运

    4月28日凌晨约4:40分发生列车出轨、由北京驶往青岛的奥运宣传专列T195次列车行经胶济铁路淄博路段时,第九至十七节车厢突然脱节,出轨翻覆,被烟台驶往徐州的上行5034次列车高速迎面撞上。死亡至少70人以上,伤400多人,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T195作为奥运主题列车,被官方称为“将载入百年奥林匹克史册”;3月23日,青京奥运宣传列车“海之情”列车长李莉在成为2008奥运会青岛火炬手时曾展示火炬。她将在7月24日承担传递2008奥运火炬。

    李莉,青岛市新闻办公室、青岛市奥帆委授予“城市形象列车推广使者”、奥运宣传列车的列车长、青岛的城市形象大使,在3月24日,她把奥运火炬棒棒拿到列车上与乘客分享她的喜悦时说:“我能作为奥运火炬手来到旅客们中间,展示奥运火炬祥云,感到格外的激动和兴奋,这一时刻将成为我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瞬间。”

    “海之情”奥运宣传专列共有3组:T25/26、T77/78、T195/196次。其中的T195/196是最早的北京——青岛特快专列。

    *每月一噩运 百姓需自救

    记得本月初,我就一直念叨着:也不知道这四月要出什么事?老婆说,你干嘛老念叨这个呀。我说,老百姓要醒悟呀,要识天意呀,不可贪图小利而迷失了神意——天命不可违!

    二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雪覆盖了整个南方,18个省遭受了“天气异常”的苦难,到底死多少人,没人知晓,“天气异常”仅仅是针对人对天气认识的角度而言。神,一定按照神的意志做事,绝不会按照人的“知识”,否定神的存在,是人“无知就是力量”的最大展现。

    三月,西藏喇嘛的和平示威,完全给了中共一个措手不及!仓促迎战,铁幕式镇压、铁桶式封锁、铁嘴式谎言,把自己完全孤立于世界公认的普世价值之中。信仰,从未被时间与强权扼杀掉,但中共却偏偏与她作对——中共再一次与神作对。时至今日的尴尬,只有中共自己晓得其中的苦涩。

    四月,我本以为遍布大江南北、戈壁东西的股民们奋起维权的浪潮,不成想,中共觉得因西藏问题而点燃的民族主义之火,大有自焚之势,在4月20日,忽然180度转弯,在股市降温、公开承诺与达赖代表接触、对盗版光盘贩卖者判刑讨好西方,表面看起来真的是一种透口气儿的样子。但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算了也白算!惨烈的车祸,再一次出乎了中共的预料。

    每月一噩运,均出乎中共的预料,却偏偏又直接触及到中共管制体制的命门。这太值得我们平头百姓思考。因为,这三个事件中,直接倒霉的还是我们老百姓呀!

    现在看,中共一定是一条道走到黑了,那老百姓没必要作它的替死鬼、或殉葬品,中华五千年源远流长的神传文化,岂是短短60年寿命的中共所能代表的。爱国,不是爱党;爱国,也不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是中共的党国,必将随着天灭中共而去;爱国,是爱大中华。

    思路中忽然想到了三国,诸葛亮是我们中国人智慧的化身,脍炙人口的草船借箭、借东风,尽现诸葛亮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风采;但是,在他火烧司马懿时,却偏偏没有算出山沟里要下雨。否则,他干嘛非要烧,改成石头砸不就成了?!

    滚滚长江上,诸葛亮可知何时起雾、何时刮风;但却不知山沟中的何时下雨。人从来没有说了算过!

    看来,亡中国者,很可能就是类似这种中共无法把握的事件,成为了导火线,从而引发整个社会的“天灭中共”的风潮。

    人可以远离邪恶;因为,人的心可以自己把握。

    ( source : http://www.epochtimes.com/gb/8/5/2/n2102789.htm )

  45.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dit :
    2 mai 2008 à 9:24
    拉法兰先生,你可以不停的删我的留言——因为它刺痛了你们的残留的良知,请你像一个男人一样样坚持自己的判断力。如果你相信中国政府对西藏实行了暴力统治,请你坦率地站出来批评,就想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如果你有幸了解真相,请你以你的身份告诉大家真相是什么,不要用外交辞令来骗取善良的中国人的信任。
    你相当负责任的删了那么多爱国青年的留言,却任由那些无耻的叛国者大放厥词,然后再告诉中国人你支持他们的祖国统一,请问你确认自己足够坦荡吗?如果你相信自己的人格,请给我一个回复:本人Email mr.csc@163.com 或mr.lang@163.com

    ————————————————————–
    to 楼上的白痴你给我听者:

    « 你(Raffarin)相当负责任的删了那么多爱国青年的留言??? » 說謊!!

    Dear Chinese internet police, Mr Raffarin didn’t even suppress insults like « French people = garbage » before I posted those different opinions from your compatriots and Tibet lamas in Taiwan. He has no reason to do this. BTW, Mr Raffarin is very friendly to China. If he would delete messages he would first delete mine, not yours. Therefore, you are not honest. You just lie to let others believe there is no Chinese internet control on this blog.

    Why were there nobody Chinese intervening between 04/30 (my first post) and 05/02 ? This is not logical. Besides, how can you know there were so many « young patriots » (么多爱国青年) whose comments are deleted by Mr Raffarin ? I’m sure that you just lie in order to reject the responsibility of your own censorship on Mr Raffarin.

    Are you well paid for this kind of job ?

    Pls mind this, it would be helpful for you: « 其实,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提醒着人、警示着人,如果人们真的从内心敬畏神的存在,面对这看似巧合的事情,一定是从另外的角度看。而不是一味的强调自己的。

    既然奥运的起始,存在着敬神的内涵,那这点应当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把敬神作为点缀人看重点奥运本身给人自己带来什么样的荣耀、面子、光彩,神的存在,成为了服务于人的工具。

    *屡屡熄灭的火炬

    圣火,来自于神,焉有被灭之理。人人看重也是这样的原因。火炬到达伦敦、巴黎时的境况,应当是抗议者认为残暴的、不相信神存在的中共,没有资格高举神之火,即亵渎神灵,又玷污奥运精神,更是对死去西藏僧侣侮辱。(石涛)

  46. Liferry dit :

    这个博客好是好,就是字太小,中法友谊万岁!

  47. 伪君子 dit :

    事实证明拉法烂先生你只是个伪君子,屡次删我的饿留言,却任由那些不要脸的叛国者大放厥词,你们欺骗了中国!

  48. zishi zhong dit :

    Monsieur le senateur,

    Je trouve que des certains commentaires, ecrit par mes compatriotes, sont insupportables, et m’en sens honteux. Ces actions deraisonnable resolvent aucun probleme.

    Je crains tousjour que les jeunes deviennent des nouveaux nationalistes. Pour eux, aucune de critique ne peut etre acceptee, et personne, y compris les chinois meme, ne peut critiquer le pays meme si la plupart de critiques est objectives et bien intentionnees. Leur simples passions ne feront qu’empecher la marche de developpement de la chine.

    Monsieur le senateur, vous vous consacrez a l’amitie franco-chinoise, assidue et ardent. La facon que vous avez utilisee est vraiment correcte et utile a soulager la tension entre les deux pays. C’est a dire la communication. La facon correcte est la moite de succes, dit-on. Nous avons besoin de nous communiquer profondement et regulierement, non pas seulement dans la region d’economie et de politique, mais aussi dans la region de culture.

    En fin, je vous remercie pour votre travail et pour votre diligence.

    Monsieur le senateur, veuillez accepter mes salutations distinguees

  49. 我佛慈悲 dit :

    A 支持Tibet人權者,

    Cher monsieur, je ne veux nullement m’engager dans votre discussion sur la politique du PCC au Tibet, tout ce que je voudrais vous signaler, c’est de garder la conscience de la laicité dans votre argument. Les lois du Bouddha doivent rester dans son monde spirituel, et la dimension du Bouddha ne doit pas se melanger avec la dimension mondaine. Soyez vigilant de ne pas comprendre de travers la grande sagesse ultime du Bouddha.

    政教分离,民主之先决条件,莫让袈裟沾染上血渍。

  50. 正义 dit :

    有人利用所谓人权,造谣诽谤诋毁的手段,试图破坏良好发展过程中的中国形象的图谋,终将失败,因为还有拉法兰先生这样的正义人士存在!

  51.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dit :

    在欧洲,不管走多少个国家,到了法国感觉就是不一样,要亲切很多。我这不是在讨好谁。一份多年积攒下来的友谊,悄悄地注入了中国人的内心。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很珍视的一个朋友原来没把你当一回事。或者这样表述:对他来说,你是可有可无的,而你却一直傻乎乎地在心里给他留了一大块位置,这个位置甚至重要到,昨天他把刀枪送给一个对你很不友好的人,今天你已经全忘了。朋友,你可以理解随之而来的失落和愤怒吗……
    即便是务实的国际交往中,中国政府可以务实面对眼前的一切,然而中国的民众呢?
    由西藏而起,那咱就说说西藏。
    去年年底,我的一位同事在西藏出差时不幸遭遇车祸,因公殉职。这个江南汉子,对西藏和西藏人有特别的感情,多次进藏,为当地百姓做了很多力所能及的事。我也去过西藏,对当地也算了解。故而,对某些海外的人士所说的政府对藏族同胞的“镇压”,我实在无法认同。
    如果一个国家用法律来惩治犯罪分子的行为也被视作“镇压”的话,这样的“镇压”当然是有的,过去有,现在有,未来如果有必要还会有。在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受到直接威胁的时候,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做什么?假设是法国或是美国,面临着这样的考验,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众所周知,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西藏地理条件受限制,历史欠账多,为了让西藏也能一天天富裕起来,举国上下在政府推动下,采用了对西藏输血的方式,在年轻人中间,能够参与“援藏”,在当地工作一段时间,尽一份力,也是一件光荣的事。对政府的工作人员来说,参与西藏建设往往还可以得到升职,这已经成为了政府运作中的一项制度。
    毫无疑问,中国在西藏自治区实施的政策,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我知道,有一些人是抱定着敌视态度的,也时常有所行动。他们究竟代表着多少藏族同胞的利益?亦或主观上有愿望但实际上能不能帮助大多数藏人实现他们的发展、价值和人权?他们的政治诉求是否合理?在自由、人权的旗帜下,有多少投机、讹诈、要挟、满足一己私欲的成分?他们真实的目的是什么?
    面对西藏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尚不能洞察,何况那些远隔千山万水、只能道听途说、无法实地调查的外国人呢?
    中国人有两句老话,一句叫“敬人者人恒敬之”,一句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当然,年轻的中国人也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52. kind-chinese dit :

    楼上的诸位,不要在人家的博客上吵架嘛。

  53. 爱中国 dit :

    你好,拉法兰先生:
    曾经我对法国充满了热爱,甚至觉得除了中国以外,我对法国的感情最深厚。虽然我没有到过法国,可是从我国媒体上了解到的信息让我对法国充满了好感。我喜欢你们的前任总统希拉克,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让我感动。我也因此对法国的文化充满了兴趣。我现在在学法语,可是……自从看到你们法国那样对待我们神圣的圣火后;看到你们这个一直声称要和中国友好相处的国家居然支持达赖这个中国人民痛恨的分裂分子,我的心被伤了。我没有想到我一直热爱的法国居然会这样对待我的祖国。说实话,我对法国的好感消失殆尽!!现在没有心情学法语,每当看到法语书,我的脑海浬就浮现出巴黎市政府门前那为藏独分子呐喊的横幅!
    法国!你叫我情何以堪!
    曾经梦想有一天去法国……现在……

  54.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Dear我佛慈悲 :

    Je ne comprends pas très bien ce que vous voulez dire. Mais » Les lois du Bouddha doivent rester dans son monde spirituel, »

    C’est à dire que Bouddha n’a pas le droit d’agir en quoi que ce soit ni d’envisager les massacres au Tibet de votre gouvernement ? Car toutes ces tragédies ne sont pas spirituelles ??

    Dear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You said :面对西藏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尚不能洞察,何况那些远隔千山万水、只能道听途说、无法实地调查的外国人呢?

    I would invite you to read the story of 孜倫祖母, 孜倫grand-ma is not 外国人, perhaps she doesn’t want to be 中国人 I don’t know, but remind it, She is 西藏人!

    Pls let her tell you and Mr 我佛慈悲 the true story and what is Buddhism !

    西藏的孜倫祖母

    文◎Carol Schaefer 譯◎李美燕

    1958年,孜倫祖母背上綑著她三個孩子中的兩個,最大的孩子留在西藏,踏上長達一個月的危險旅程,翻山越嶺離開她心愛的西藏到達印度,逃脫占領她家園的中國共產黨殘酷的魔掌。她丈夫的工作是為西藏向世界各地的政府請願,如果她繼續留在國內會陷入險境。

    逃離中共魔掌,走上流亡之途

    在共產黨接管期間,西藏三分之二的版圖被中國併吞。一百二十萬西藏人被謀殺,六千二百五十四所僧院和尼庵被摧毀,廣大的森林被砍伐。十萬西藏人被埋在勞改營,另有十萬人逃脫。孜倫祖母和她的家庭被迫走上和達賴喇嘛一樣的旅程。

    為了逃避偵查,他們靠著夜色掩護,艱難前行。有一夜晚,他們租來的馬絆倒,孜倫祖母的母親和她的一個孩子摔到黑暗、狹窄的山路。從那時起,他們全都步行,由一個親戚領著負載少量糧食的馬匹。

    孜倫祖母的長子,在共產黨學校上學,為了掩飾全家潛逃的事實,他被交託給親戚。如果他突然沒去上學,中國官員必會警覺,很可能全家會被處死。和達賴喇嘛一樣,孜倫家人安全抵達印度後,再也無法返回家園。

    孜倫祖母於1933年出生,在拉薩市(Lhasa)長大。家中有五個小孩。其中三個當了和尚,剩下兩個,包括孜倫祖母,留在家中。

    「西藏從未富有過,」孜倫祖母解釋:「但是我們是快樂的民族,人民總是心情愉悅。我們可以照顧許多小孩,好幾代同堂。當父母外出工作,祖父母則留在家裡照顧小孩。」

    孜倫祖母相信,父母創造孩子,孩子長大後摧毀世界。「就如達賴喇嘛所說的,」孜倫祖母解釋,「小孩的第一個老師是母親。母親教導他們分辨是非,在社會上做個好人。孩子必須接受教導,被訓練成和善的人,尊重生命和性靈的傳統。這種教導在西藏備受重視。」

    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彼此不相愛

    孜倫祖母十二歲時,她的祖母過世。她至今仍有鮮明的記憶,當祖母臨終瞬間,她緊握祖母的雙手。祖母過世以後,祖父仍舊住在家裡。

    十五歲時,孜倫祖母開始修習佛教,佛教讓她學到,個人並不重要,應該把焦點放在別人身上。直到今天,她還秉持這種教誨。她在學習過程中體會到祖母是個極佳的典範,祖母為了別人的利益而活。而她的母親也有樂於幫助別人、慷慨的本性。如果有人讚賞母親佩戴的項鍊,她會毫不猶豫地取下來送給對方。

    「西藏的婦女處境艱難,」孜倫祖母記得,「我很幸運,雖然身為女孩還是被送到學校。因此,我心存感激,為目不識丁的婦女讀信、寫信。」

    除了佛教主要是教導人們修身養性之外,孜倫祖母認為世界上各種不同的信仰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我們的心境就是必須出自內心感到快樂,」孜倫祖母解釋:「如果每個人都能真正修行,就會有樂觀自在之心,世界就不會變成今天如此可怕的情況。即使有許多令人驚奇的先進科技,終究無法為我們帶來快樂。在這個世界很難找到和平,缺乏和平的事實讓我感到困擾。現代人將孩子送到托兒所,取代了將孩子留在家中,由上一代照料的情況。因此孩子不與父母同住,需要學習適應西方的生活方式。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對於現代人來說是很困難的。」

    孜倫祖母也為今天地球上的殺戮行為以及環境破壞深感憂慮。她感覺今天人們不追求和平的主要原因是,人與人之間競爭劇烈,個人總以自己為重。

    「人們希望幸福,可是找不著。反之,他們陷入痛苦深淵,因深切的痛苦而死,」她解釋:「例如,一個人可能千辛萬苦地賺錢,一生積蓄了無數錢財,但是當他們往生,錢財毫無助益。大家所追逐的金錢並不會帶來所追求之物。到頭來,金錢並未帶來福祉。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彼此不相愛,缺乏使彼此產生親密關連的深刻純潔的愛,也就是沒有足夠的愛。」

    祈求和平,為西藏婦女捨命奔走

    孜倫祖母逃亡印度十四年後,她與家人搬到加拿大的多倫多。達賴喇嘛和西藏政府要求人民定居在不同的國家,她選擇加拿大做為安身之地。現在西藏人散居各國家,無論他們住在哪裡,都致力尋求和平及福祉。諷刺地,西藏難民設法帶給世界和平的信息。可是仍然居住在西藏的人民卻失去了這種訊息。留在西藏的人民喪失了獨立自主權和基本人權。孜倫祖母每日抱著希望,為全世界以及她的族人禱告,期望人們能夠了解和平及幸福的簡單道理。

    她的四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住在多倫多。「我總是教導他們,也為他們禱告,期望他們對於全世界的人有所助益,堂堂正正,不存惡念,」她說,「我告誡他們總是要為別人的利益著想,勿傷害他人。」

    1984年,孜倫祖母從加拿大回到印度時,重組西藏婦女協會,並在全球設立三十三個支會。1995年,她參加在中國北京舉行的第四屆世界婦女會議。由於她公開批評中國政府對於西藏人,尤其是西藏婦女的非人待遇,她與其他婦女面對無數威脅和危險。

    第一次向祖母們演講時,孜倫祖母表達她最大的願望——這個議會將能幫助創造出好人,她相信有好人,地球上才有和平。她認為人類創造和平,也製造痛苦。她相信,今天的母親創造未來的母親,我們的未來是她的工作基石,她盼望在成功教養小孩方面有新發現。

    孜倫祖母向議會獻上西藏禱告:「祈使我們心中尚未被喚醒的精神興起,當此精神被喚醒時只能增強,不要減弱。」●

    (source : Libertytimes)

  55.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我佛慈悲 dit :

    A 支持Tibet人權者:

    Cher monsieur, je ne veux nullement m’engager dans votre discussion sur la politique du PCC au Tibet, tout ce que je voudrais vous signaler, c’est de garder la conscience de la laicité dans votre argument. Les lois du Bouddha doivent rester dans son monde spirituel, et la dimension du Bouddha ne doit pas se melanger avec la dimension mondaine. Soyez vigilant de ne pas comprendre de travers la grande sagesse ultime du Bouddha.

    政教分离,民主之先决条件,莫让袈裟沾染上血渍。

    ——————————————————

    To 我佛慈悲 :

    L’enseignement du Bouddha concerne l’ensemble du monde, temporel et spirituel. C’est la même chose pour l’enseignement des autres religions : christianisme, islam. La laïcité est autre chose, elle consiste en ce que l’Etat est neutre vis-à-vis des religions. Autrement dit il n’y a pas de religion officielle ni subventionnée directement par l’argent public. A l’inverse, l’Etat n’intervient pas dans les affaires d’une religion. C’est le cas en France, du moins à peu près puisque pour l’Islam il semble y avoir des difficultés, et de plus l’Alsace et la Moselle font exception pour des raisons historiques (« un pays, deux systèmes » en quelque sorte).

    En revanche cela ne me semble pas le cas en Chine puisque l’Etat intervient dans ces trois religions par l’intermédiaire d’associations officielles, « patriotiques » qui décident ce qui est bon pour leurs religions respectives. Résultat, il y a deux Eglises catholiques (« patriotique » et romaine), deux Panchen-Lama; pour l’Islam je connais moins mais j’imagine également que les confréries sont sous haute surveillance surtout si elles font appel à un chef spirituel étranger.

  56. Dino dit :

    我理解所有国家的政府都是以国家利益为基本立场的。
    可是做为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我们的治国理念中还多了一个‘礼’字。
    如果哪个国家可以体会到这一点,就是中国人的朋友。
    如果任何国家直意颠倒是非黑白,损人利已,中国人也是不会容忍的。
    虽然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可是大是大非面前,中国人是团结一致的。
    无论是西藏问题,还是台湾问题,中国人的立场是一贯的。

  57. Dino dit :

    试问那些生在中国,成长在中国,却天天说自己没有所谓‘人权’的人,中国剥夺了你什么权力呢?你们究竟想要什么呢?学过政治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国情:中国做为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人口多,底子薄,发展水平不平衡。这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问题。如果站在中国国家的角度去思考,中国能够发展到现在这个水平已经很不错了,不要梦想一夜得到你想要的所有所谓权力。我也是一个普通中国公民,我也是天天为生活忙碌着,我十分珍惜现在的生活,难道你们希望天天生活在政治动荡的社会中么?你看看一些多党制的国家,各党的内耗,已经无法让他们把心思放在国家的治理上了。难道你们想这样么?我们不需要内斗,更需要团结。只有团结了,国家才能富强,国家富强了,人民才能安定,人权才能保证。这一点你们都不明白么?

  58. Dino dit :

    如果真的让达懒接管了西藏,你们认为靠一个流亡几十年的政府,能够代替一个执政多年的政府来管理好西藏么?你们不要妄想了。流亡政府是靠一些西方国家提供资助的政府,西方国家只是想靠西藏问题来遏制中国。如果西藏独立了,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不再会去资助西藏了。这对中国,以及‘中国西藏自治区’,都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中国与‘中国西藏’都会倒退数十年。更不要梦想什么所谓的‘人权’了。西藏会面对更多的饥饿、暴力。

  59. lsg78265 dit :

    先说一下,拉法蓝先生来中国,本人觉得意义不大,萨科奇先生的双簧没多大意义,一方面连续派2位特使访问中国,一方面给达赖 »荣誉市民 »,真是可笑.

    对于那位王丹,我想说的是你自己由了解多少???
    1、本人长期生活于藏区,和我打交道的人中99%是藏族,其中90%左右不懂汉语,你能说我不知道藏传佛教以及派别???本人出生地就是宗喀巴大师诞生地,你难道就知道的比我多????
    2、你说中国国内根本看不到CNN网站,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CNN、BBC等这些大型的网站在国内都能看到,政府禁止浏览的也就是那些只有反华这一个主题的网站,再说了,现在网上各种软件很多,随便下载一个就能浏览任何网站,如果你王丹无法浏览某个网站,那我只能说你上网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
    3、你说五星红旗和青天白日旗同时出现,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他们都是支持祖国统一的人,只要支持祖国统一的人都是我们的好兄弟,我们是不会反对的,而台独分子是绝对不会去那种现场的

    最后建议那些“王丹”们,不要以为你在这里挂个中文名字你就可以用中国人的身份来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中国人,也不配做一个“华人”,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中国的事情,更不了解藏族,还是毛主席说的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60. CHINE CHINE CHINE CHINE CHINE CHINE CHINE CHINE dit :

    您应该参加总统竞选!
    You should participate presidential election!
    Vous devez participer 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You are the most suitable candidate!
    Vous êtes le candidat le plus approprié!

  61. 藏汉是一家! We are a Family!! dit :

    We are a Family —Tibetan and Han nationality !!

    Tibétain et la nationalité Han est une famille !!

  62. Chinese dit :

    法国不配做中国的朋友,作为一个只会跟在美国和英德后面的小喽罗,法国这次的表现真是让中国人失望,让中法友谊荡然无存。

    敬告法国人,不要敷衍趋势,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被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63. 波波 dit :

    很感谢你能理解中国和理解中国年轻一代的愤怒!我们亲眼见证了国家的发展,同样亲眼见证了圣火在法国传递以后遭受的非常严重的来自支持藏独以及法国国内政府间严重的挑衅!!常常在想你们常讲的所谓的言论自由…….说实话我觉得你们法国的所谓言论自由非常令人吃惊,舆论在宣传中国以及其他的新闻的时候都能如此明目张胆的造假和偏颇!试问如此大规模的媒体都是如此,法国民众有何言论自由?法国公众的言论自由可以说完全是被政府以及媒体挟持了…….我们中国的言论在这方面如果放在一年前我还觉得不够开放,但现在对比法国的媒体!我可以很坚定的说中国的媒体在这方面比法国好多了…..至少我们保证了媒体的真实与公正!!我们的公众完全可以有发言以及发表言论的自由,而非像法国一般舆论完全是被政府与某些人掌控!民众连基本的了解一件事情的真相都是被政府挟持的……

  64. jie dit :

    你好,拉法兰先生:
    作为您为中法做出的贡献我们感谢您!祝您身体健康!
    我作为中国大陆的普通老百姓,我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人民,爱我们的民族,爱我们的文化,爱我们的汉字,所以我们维护我们的祖国,一个古老的中国,一个崭新的中国,中国近代经历的灾难和屈辱,作为中国人我们是永远铭记的,但我们并不记仇,中国人崇尚自由,崇尚和平。
    中国人在经历巨大磨难中站了起来了/但是遭到了西方所谓的文明的的干扰/惧怕中国的和平崛起/阻碍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发展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但是中国威胁论不断的宣扬/中国的和平发展到底威胁了谁/而美国在世界上大打霸权/干涉别国的内政/到处乱咬/到处敲诈小国/难道这是西方所谓认可的文明/假如有一天美国找个借口帮助科西嘉独立或者是开打法国/不知道西方的文明又是怎么样的/个、法国又是怎样的/美国人祸害世界但没有人敢说一句话/为什么中国和平发展会受到这么多的无端指责。中国人是不会屈服于任何世界外来压力而屈服的。我们中国人向来是先礼后宾
    的/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就像科西嘉是法国的一样/中国的领土完整不容分割不容部分人破坏和外来的干涉,中国人需要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应有的尊严。

  65. 我佛慈悲 dit :

    Mes chers amis,

    Je regrette de voir que la sagesse du bouddhisme est en train de devenir l’arme politique de certains bouddistes fanatiques. J’ai été très choquée par l’attitude cynique de certains grands maîtres bouddistes envers les innocents tués dans les émeutes de mars. Certes, personne ne peut changer le fait que le dalai lama restera le vénérable chef spirituel, mais, il faut aussi être objectif vis-à-vis du système théocratique qui est aussi composé d’une énorme hérarchie. Lorsque les principes religieux entrent en contradiction avec les lois civiles, je pense que dans n’importe quel pays laïcs, c’est toujours la constitution qui passe avant les principes religieux.

    Les athés et les croyants doivent trouver un pact pour cohabiter ensemble. Ce pact peut être réalisé par une séparation, mais il peut aussi être construit par une tolérance. Je pense que les Chinois, y compris la plupart des Tibétains, veulent choisir la deuxième voie. Je ne suis pas contre la surveillance des pays étrangers, mais je pense que cette surveillance doit contribuer à la réconciliation du gouvernement chinois et du dalai lama. Ce qui m’intéresse maintenant, c’est plutôt des propos constructifs, mais non pas des accusations vidées de propos.

    佛性原本是淡薄而不是狂热,我向来认为佛教的侵略性比基督教要小的多,因为礼佛是个人自己的功课,而基督教则要劝人入教。愿佛能保持佛性,维护精神的净土。

  66. unrulyboy dit :

    用中国话说就是典型的胡罗卜+大棒政策
    在你们做出损害友谊的事情前为什么不想清楚后果呢

  67. 杰出的流氓 dit :

    同志们好!流氓来啦!流氓要说话啦!
    在另一篇总统的中文博客里,我似乎是第二个将矛头对准tibet人权者的人,这次来了我一看,人权者似乎替法国人挨了不少自己人的骂是吧??人们都将矛头指向人权者不指法国人了是吧?所以总统不删他的帖子留着当挡箭牌是吧?那好,我说两句,否则的话就没有资格说自己是流氓了。当初我说软话的时候似乎总统把贴给删了,我说硬话的时候倒是留下了,看来总统修养很高,知道忠言逆耳的道理呀,那好,我也做回诤友。
    法国你是强盗,看看清朝末年你们抢了我们多少东西?我们现在我样敢说跟你们当年的所作所为没有关系?
    法国呀,亏你还自称是一个强国,家乐福五一促销怎么取消了?我们政府没出面就让我们吓回去了是吧?真是送来了一个我们饭后谈论的经典笑料!
    法国呀,真是欺软怕硬,真是见风使舵,对我们的态度,前后变化咱就这么大呢?哎,让我哪只眼睛瞧得起呀,嗯?
    现在再来说说那个什么tibet人权者,我再问你一次,你他妈的是中国人吗?西藏如果独立,那是人们还分等级的一个社会你他妈的明白吗?人民受压迫受剥削你他妈的懂吗?如果中国国家政府不帮西藏建设,那孩子们上不了学你他妈的知道吗?如果国家政府不帮西藏建设,那西藏平民家里可能到现在还没电灯,可能还得点油灯你他妈明白吗?达赖能统治就是人们无知,对他盲目的崇拜你他妈的明白吗?国家努力发展藏族的文化你他妈的听说吗?看看,你还你妈用繁体字留言,你他妈土不土哇?
    我也是信佛的,我佛慈悲,你也回头是岸,好自为之。
    对了,你要是在中国出生的,不忘中国这片生你的土地的话,那你应该想想,咱们的民族有着那么长的历史,我们的实践足以证明:每当国家四分五裂的时候,我们就受外国的侵扰,每当国家统一,国家就会强大,当此盛世,正应全国人民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在世界上扬我中华儿女的志气!

  68. 杰出的流氓 dit :

    对了,再说一句,我知道总统又想删我的贴了,还是那句话,你删我一百次帖,我留第一百零一次。

  69. Canard migrateur dit :

    Bonjour Monsieur,
    Je suis d’origine chinoise, cela fait 23 ans que je suis en France où je m’enfonce dans le domaine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 sur les facteurs génétiques du cancer, du diabète et des maladies auto-immunes, puis 15 ans dans la recherche de nouveaux médicaments contre le cancer, la maladie d’Alzheimer et le diabète, les trois grands fléaux de la santé publique. Je ne voudrais pas rentrer dans la politique car je pense qu’un être humain a de limite pour apporter quelques contributions à l’humanité, j’essaie de faire ce que je peux, même un tout petit peu.
    Les évènements survenus depuis le 14 mars 2008, les réactions du média français et quelques actes de Delanoë, je me suis rendu compte que beaucoup de français aient de l’esprit tordu vis à vis à la Chine, à la Chine d’aujoud’hui.
    La liberté d’expression en France est un camouflage, le média français garde son indépendance de tromperie, de censure, car il fait publier seulement ceux qu’il souhaite faire entendre. Les principaux journaux français ne laissent pas d’autres expressions. Voici mes observations, et mes propres expériences. Puisque tous mes commentaires envoyés au Figaro, à l »Expression », à Paris-Match, étaient TOUS CENSUrés!
    J’avais choisi la science pour l’objectif de la vie, à cause de son objectivité. Et le média français est tout à fait le contraire, il invente des bruits non fondés sous prétexte de la démocratie. Et sa « démocratie » ne laisse pas la parole des avis différents.
    Voici ma très grande déception du média français.

  70. Canard migrateur dit :

    To 我佛慈悲
    A travers vos differents discours, vous êtes un Fan de Dalai-Lama, Très bien, bon courage.
    Mais il y a une question fontamentale à éclaircir, qui est Dalai-lama? un chef spirituel religieux ou un chef d’Etat, ou un 2-en-1?
    S’il veut rester le représentant du boudhisme tibétain, comme le pape pour le catholisme, aucun problème pour le monde entier, car il y a plusieurs branches dans le boudhisme tibétain.
    S’il veut devenir le chef d’Etat d’un Tibet, avec une politique indépendante, cela va rentrer dans la discussion d’un territoire.
    Mais ce que nous voyons aujourd’hui, il n’est pas l’un ou l’autre, mais il est l’un + l’autre. Je ne comprends pas pourquoi l’on doit soutenir un théocrate.
    La France a voté la séparation de l’église de l’Etat en 1905 après environ 300 ans de combat, pourquoi on cherche maintenant un théocrate comme « citoyen d’honneur »? S’il le mérite vraiment, cela veut dire tous autres parisiens non-théocrates sont « citoyens sans honneurs ».
    Et 我佛慈悲, êtes-vous théocrate?

  71.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为中国人权 丹麦举行全国火炬接力跑

    【大纪元5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丹麦哥本哈根报导)5月4日,国际大赦丹麦分部举办了大规模的人权圣火接力长跑,此次活动是为了在奥运火炬回到中国境内的同一天,向世界提请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 活动的题目是:“如果中国对人权像对体育运动一样重视。”

    这次的人权圣火接力长跑路线,覆盖了丹麦国土的主要区域,从丹麦的日德兰半岛出发,横跨芬恩岛,最后抵达首都所在的西兰岛。上午从丹麦第四大城市奥尔堡(Aalborg)开始,途经第二大城市奥尔胡斯(Aarhus)、柯林(Kolding)、法德海峡(Fredericia)、第三大城市奥登塞(Odense)、以及哥本哈根周边城市希勒罗德(Hillerod)、菲德烈拜格(Frederiksberg),于傍晚到达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五段湖。在这里,举行盛大集会,并环湖进行4 X 5公里的火炬接力跑。
    (摄影:林达/大纪元)

    上午9时,丹麦400米赛跑冠军雅可布·瑞斯(Jacob Riis)在奥尔堡开始了人权圣火的第一棒。丹麦的200米接力赛跑冠军托马斯·考特贝克(Thomas Cortebeeck)举着火炬跑过奥尔胡斯。游泳运动员,前奥运会选手露易丝·奥斯泰特(Louise Ornstedt)是柯林和奥登赛的火炬传递手。前奥运选手,曾经4次获得现代五项运动(剑击、马术、游泳、射击)世界杯冠军的爱娃·菲昂勒儒普(Eva Fjellerup)是希勒罗德的火炬手。傍晚五时许,世界划艇名将维克托·菲德森(Victor Feddersen)高举着人权火炬从菲德烈拜格跑至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五段湖。

    五段湖集会的现场,挂着黄色的大幅中文字体的标语,上面写着:“尊重人权”、“落实公正审判”和“表达自由”。 500多名志愿参加人权圣火接力长跑的人们,穿着印有人权标志的黄色T恤。他们中有多位丹麦世界级体育明星及丹麦所有党派的国会议员以及社会其他各界人士。同时由4组文艺界人士共同举行音乐会义演。

    活动主办者,国际大赦组织丹麦分部的常务秘书长拉斯·诺曼·约翰森( Lars Normann Jorgensen)在集会的演说中讲道:“7年前,中国得到了在2008年举办奥运会的权力,前提是因为他们许诺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在发生了中共枪杀西藏和平的示威者的事后,世界上出现了抵制北京奥运的呼声。对于国际大赦组织来讲,我们无意抵制北京奥运,最重要的是,通过奥运会使中国在人权方面与世界接轨,在取消死刑制度、关押思想犯、劳教制度、言论自由以及西藏的人权问题等方面获得改善。我们组织这次活动,是在奥运的前夕,向中国的权力统治者们发出这样强烈的信息,对于全世界来讲,他们改善人权现状非常紧迫。”

    拉斯·诺曼·约翰森在接受采访时说:“国际大赦组织致力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现状,已经工作了30年了。我们掌握了大量资料,知道在中国的严重的人权迫害问题。我们将会继续为中国的人权问题而工作。现在因为北京奥运,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机会,人们对中国的人权情况有极大的兴趣去了解。我们可以与人们交流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

    维克托·菲德森是从1994年到2000年期间最负盛名的、被称为丹麦“金色四人划” (Guldfireren)的成员之一。他曾经参与赢得了一次奥运金牌、一次铜牌,四次世界杯冠军、一次亚军的4人划船比赛。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支持中国人权,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对中国人权的关注。我感到非常难过的是,中国政府将一些人送到劳改营,强迫他们去做政府意志的事。另外,政府通过网络管制,使中国人不能与外面的世界沟通、交流。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国际上竟然有一些大公司像古狗、微软这样的公司,参与支持中共的网络管制系统。丹麦的运动员们去参加奥运,但是他们都理解人权问题。应该说所有去参赛的丹麦运动员,虽然他们专注于体育竞赛,同时他们 也支持人权。”

    当他得知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时,他说到:“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也非常奇怪, 因为这种传统的锻练身体的方法不会伤害到其他人, 相反会给人以许多益处。”

    500 名人权圣火接力长跑的参加者之一,丹麦著名手球运动员,奥运和欧洲杯金牌得主瑞克·郝吕克(Rikke Horlykke)对记者说:“我来支持这次的活动,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应该对中国的人权问题给予更多的关注。我们在自由社会里,我们有更多的自由,而中国人被政府控制,我认为你们也应该有可以自由说话的权利。我认为奥运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中国必须向世界开放。这就像一次革命,因为很多年,中国的网络封锁、信息封锁。你们作为媒体记者,却不能写任何自己想写的,只能写政府让写的东西。这对我来说,感到是一场灾难,我们已经在21世纪了。”

    丹麦社会人民党议员伊达·奥肯(Ida Auken )和自由党议员卡斯坦·劳瑞森(Karsten Lauritzen)都是丹麦政坛年轻的后起之秀,他们也参加了这次的人权火炬接力长跑。伊达·奥肯说:“今天我之所以来参加人权圣火接力跑,是因为中国有侵犯人权的问题,我认为中共政府并没有兑现他们曾经许诺的,以改善人权作为主办奥运资格的承诺。所以丹麦国际大赦举办这样的活动很有意义。” 卡斯坦·劳瑞森认为:“现在对中国的人权谴责声很大,他们应该在举办奥运时,首先改善他们的人权现状。从许多方面的消息来看,这一段时间,某些方面中国的人权问题不是得到了改善,反而是倒退。因此我来这里表示支持。”

    晚上8时许,集会结束后,人们环绕湖边,点燃了蜡烛,夜色中的点点烛光,寄托着对中国人民最好的心愿和希望。

  72. 我佛慈悲 dit :

    Cher Canard migrateur,

    Je ne suis pas du tout théocrate, je pense même qu’une fois la société humaine a dépassé certaine étape, elle ne peut plus y revenir. Tout ce que je voulais dire que le dalai lama reste encore le chef spirituel de beaucoup de Tibétains, et qu’il est nécessaire de bien traiter la relation entre le gouvernement central et la religion locale. Je suis notamment pour le dialogue entre les réprésentants du dalai lama et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un échange profond sera bénéfique pour les deux côtés. Certes, je peux bien imaginer les difficultés pour la réalisation d’un accorde, mais l’avenir de la Chine ne peut s’appuyer que sur une ouverture dans tous les domaines.

    La Chine est un Etat-civilisation, qui est différent de l’Etat-nation qui est le cas de beaucoup pays européens. Donc, la civilisation chinoise comprend une multitude d’ethnies, et toutes ces ethnies n’ont jamais cessé de s’influencer. C’est alors à partir de cette entité de civilisation que nous pouvons parler de l’unité de la Chine. Comment mieux gérer la relation entre les ethnie sera une question permanente qui accompagnera l’avenir de la Chine. Dans ce cas-là, je ne me contente plus de crtitiquer les médias occidentaux qui demeuront une cause extérieure de la politique chinoise. Je pense qu’au fond, cela revient aux Chinois de réfléchir sur le modèle éventuel que la Chine est censée prendre.

    Je ne suis pas fan du dalai lama, et je n’admets que son statut du chef spirituel de sa branche bouddhiste. Dans le processus de la modernisation, les Chinois bouddhistes, ainsi que les Chinois athées, ont tous de nouvelles leçons à apprendre.

    Bien cordialement

  73. 黄白坡 dit :

    西藏,我梦中的天堂。
    向反对暴政的人们致敬!

  74.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北京綠色奧運 可能弄巧成拙

    2008年北京奧運,正給中共帶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從表面上看,奧運聖火在各國的傳遞遭到了全球性的抗議,奧運聖火甚至變成了「奧運熄火」,起因是中共鎮壓西藏。但是,這可能只是一段插曲。幾年前為了爭取2008北京奧運,中共使出渾身解數,開出了不少支票,說要辦個「綠色」奧運,承諾改善人權、答應開放媒體採訪,進而成就「一個世界,一個夢」。這些支票現在都一一跳票,不談別的,光是一個「綠色奧運」,就使中共弄巧成拙,甚至帶來深遠的傷害。

    在爭取奧運期間,為了營造「綠色」北京的樣子,中共不惜在冬天乾枯的草地上,噴上綠色的油漆,來矇騙世界奧委會委員。現在,為了營造奧運期間北京的「綠色」生態景觀,在南水北調工程緩不濟急的情況下,中共啟動了一個「緊急調水方案」,從河北、山西、陝西、河南等省份,調出十六億立方米的水,進入北京。

    有人可能以為北京缺水,從外地調水入京,是為了提供奧運用水。最近,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著文揭露了所謂調水進京,實際上是為了給乾枯多年的北京市內河川注入活水、沖刷河床,給它興建的景觀水池、噴水池注水,並用來沖洗沙塵暴留下的沙塵。

    也許有人以為王維洛是在開玩笑。其實這是真的。在「中國軍網」還可以看到一篇去年十月二十二日的新華社稿件,名為〈北京將首次跨流域調水改善奧運水環境〉。在這篇報導中,記者劉浦泉說,他「在奧林匹克水上公園所在地的北京順義區看到,引自溫榆河的清水經過地下玻璃鋼管線,正源源不斷地注入順義新城北部的減河。目前,乾涸多年的減河已蓄水30多萬立方米。」這個稱為「引溫入潮」的調水計畫,即將溫榆河的水經過減河引入潮白河,預計三年後,這條因為多年過量開採,造成河水斷流的潮白河,將蓄水一億立方米。

    這樣建設一個綠色北京,有什麼問題嗎?王維洛說,北京的「水危機」其實是不應該存在的,因為從自然條件而言,北京的水資源相當豐富。它的年降水量超過人口密度相當的巴黎、柏林與莫斯科,而這些城市從未聽說過缺水。同時,北京還有多條河流注入,擁有許多湖泊。在中共的統治下,「過度開發」才是缺水的原因,而這所謂的過度開發,居然是「興建太多的水庫」。以永定河為例,中共除了建設一個「官廳水庫」外,還在永定河上建造了541座水庫,達到百分之百的開發。而水庫多了,蒸發就多,加上森林砍伐、水土流失,自然造成水荒。

    這種損耗水資源的根本原因不改,而把水資源比北京更匱乏的河北、河南、山西、陝西省份寶貴的農業用水,調來北京製造綠色景觀,結果會如何呢?

    首先,北京由於地下水過度抽取,地下水位下降十分嚴重,要引水注入乾枯的保定河、斷流的潮白河,用水量將會非常大,因為許多水會滲入地表。這就必須調入大量這些農業省份的水,其農糧產量必然要減少。今年米糧價格提高,世界面臨糧荒,中國會不會發生更大的糧食缺乏、社會不安呢?

    其次,人算不如天算,也許七、八月間的一場沙塵暴,就會讓北京的努力全部蒙塵。因為北京綠化的同時,中國卻有更大面積的「沙漠化」。

    還有,王維洛說,北京水危機的根本原因不解決,一味的引水注入,有朝一日中南海也會乾枯。那時,中國將被迫遷都,為北京2008年奧運會的所有投資,也將全部化為烏有。

    (source:http://www.rti.com.tw/)

  75.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杰出的流氓 dit :

    对了,再说一句,我知道总统又想删我的贴了,还是那句话,你删我一百次帖,我留第一百零一次。
    ———————————————————————————————–
    To 杰出的流氓 :

    总统?? …..

    删我的贴?? –說謊!

    流氓?? –自我妖魔化(刘晓波)

    杰出的流氓??– « 在当下大陆,做一个爱国者是幸福的,那些满口的暴力语言和流氓腔调的网上爱国者就尤其幸福。他们可以无视基本事实和泯灭一切普世价值,陶醉于虚幻的自信自傲,尽情宣泄着仇恨好战的情绪。….爱国在道德上迅速堕落为嗜血的下流的蒙面的阴暗的流氓主义。 »(刘晓波)

    ———————————————————————————————

    自我妖魔化的爱国狂飙–刘晓波

    六四后,中共政权重新祭起爱国主义旗帜,把“爱祖国”列为钦定道德之首,以弥补其道义合法性的严重流失,在官方的大力提倡和垄断灌输之下,爱国主义逐渐变成了绝对的 »政治正确 »,唯一可以尽情宣泄的感情是爱国情绪,唯一得到官方默许的游行示威是针对外国的爱国游行。

    所以,爱国主义之于今天的中国,确实是最好的作秀舞台,从政府到精英再到愤青,都可以在五星红旗的布景前尽情表演。这种群起而争夺爱国花环的贪婪,让每个表演者的吃相太难看,也让小小的舞台拥挤不堪,就连律师们也想挤上来抢点儿残羹败液,北京环中律师事务所的14名律师向北京市朝阳法院状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主持人卡弗蒂。

    所以,在当下大陆,做一个爱国者是幸福的,那些满口的暴力语言和流氓腔调的网上爱国者就尤其幸福。他们可以无视基本事实和泯灭一切普世价值,陶醉于虚幻的自信自傲,尽情宣泄着仇恨好战的情绪。特别是借助于网络空间的发言的方便和匿名的安全,使之可以肆无忌惮的逞口淫之快,爱国在道德上迅速堕落为嗜血的下流的蒙面阴暗的流氓主义。

    这样的暴力化流氓化爱国秀,已经爆发过N次了。现在,西藏危机来了,国人又爱国了。看似火山喷发般的爱国主义,与1999年、2001年、2005年几次爱国主义大爆发一样,既是独裁者的避难所,也是奴才的道德面具。只不过,在道德沦陷的今日中国,这类爱国颠狂,缺少了毛泽东时代的庄严,平添了小康时代的戏谑。

    尽管现在的中国自称为崛起的大国,但此次反西方爱国狂飙的底色仍然是输不起的弱国心态,所以从政府到民间的爱国者才会尽出洋相。中国愤青只敢向偶尔失误的西方媒体狂吼,却不敢向一贯瞒骗的自己国家的媒体嘀咕,已经凸显出国人的犬儒式聪明,让清醒的旁观者感到滑稽。满腔的爱国热情只敢发泄到小小的家乐福身上,这家以中国员工为主、主要卖中国货的廉价超市遭此劫难,完全是爱国者的愚蠢导致的自我作贱。美国CNN的某位嘉宾出言不逊,的确冒犯了国人,愤青们喊几嗓子“要求道歉”,也就罢了。但一贯以堂堂大国自居的中国政府偏要出来为愤青们撑腰,居然在三天内连续三次要求CNN这样的独立媒体道歉,且次次义正辞严。这种完全不对等的交锋,严肃点儿说,实在中国政府的自我矮化;戏谑点儿说,这叫中国政府的“自我恶搞”。

    更可笑的是海外的留学生和华人所表达的爱国热情。爱国的大本营在中国国内,但爱国游行却出现在西方民主国家的大街上。那些在西方国家走上街头抗议西方媒体的留学生,即便在国内偶尔有机会被恩准游行,也未必有多少人敢于走上街头。再说了,在西方国家,民间游行从来都是针对政府的抗议,起码我从未见过拥护政府的示威游行。但某些中国留学生却隔着广阔的大洋举行拥护中国政府的游行示威集会,这让习惯于向政府发难的西方人很难理解中国人的这种遥远的爱国行为。

    更有甚者,4月27日北京奥运火炬在韩国传递演变为骚乱,因为数千名中国人高举五星红旗,用石块、铁管、金属切割机对抗议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不到数十人的抗议者进行围攻,致使市民团体领导和摄影记者的胸部和头部受伤,身穿写有“西藏自由”T恤衫的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也受到了他们的围攻。他们甚至追赶逃跑的西藏支持者,将他们堵在酒店里施暴。试图阻止他们非法行为的韩国警察被钝器击中头部后送往医院。

    最为荒唐的是,在巴黎遭遇抢夺火炬的中国残疾火炬手金晶,马上被大陆爱国者塑造成“民族英雄”、“中华女神”、“ 圣火维纳斯”、“史上最美丽的火炬手”。然而,当金晶公开表示反对抵制家乐福时,这位“民族英雄”和“中华女神”瞬间变成“汉奸”和“卖国贼”。

    另一位留学美国杜克大学的中国姑娘王千源,虽然年仅二十岁,却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敢于迎风而立的勇气,但她的独立声音不但没有得到愤青们的最低限度的尊重,反而遭到海内外愤青的野蛮围剿,披露她的个人隐私,对她进行匿名的漫骂和恫吓,甚至向她在青岛的父母家门前泼粪,中央电视台网站4月17号还在首页以《最丑陋的留学生》刊登了她的照片和视频。……这样的爱国主义,既恶毒又猥琐。

    此次反西方的民族主义狂飙之掀起,按照爱国者的说法,源于西方媒体对中国的不公正的妖魔化。但在我看来,此次中西冲突,与其说是源于西方对中国的妖魔化,不如说来自中国人的自我妖魔化。中共当局对拉萨的新闻封锁和驱赶外国记者,中共官员对达赖喇嘛的文革式指控,网络愤青的流氓化暴力化的口水,现代义和团式的抵制家乐福运动,海内外爱国愤青针对王千源本人及她的父母的野蛮围剿,愤青们在韩国首都首尔的暴力爱国,无一不是自我妖魔化的蠢行。甚至海外华人拥护中国政府的游行示威,即便假定其主观意愿是真心爱国,但其客观效果肯定是最绝妙的自我妖魔化。

    随着大国崛起的鼓噪,在飘飘然的自我感觉的,这类爱国颠狂症还会不时爆发。但在我看来,只要现行的独裁制度不变,这种爱国,还是爱得颠三倒四,爱得怯懦、猥琐、可笑。

    无论以什么样堂皇的理由,只要是拥护政府的集会游行示威,大都发生在独裁国家,毛时代的国人,经历过太多爱国反帝的盛大场面;现在的朝鲜和古巴,动不动就举行盛大的反美集会游行示威。今日中国,尽管毛时代的宏大场面不再,但爱国游行还时有发生。这种被恩准的游行示威,与其说是勇气的表现,不如说是懦弱的表演;与其说是表达强烈的“爱”,不如说是发泄满腹的“恨”;与其说是独立思考的结果,不如说是被操控的盲目。

    2008年4月30日于北京家中(自由亚洲电台2008年5月1日)

  76.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Canard migrateur dit :
    5 mai 2008 à 15:29

    Les évènements survenus depuis le 14 mars 2008, les réactions du média français et quelques actes de Delanoë, je me suis rendu compte que beaucoup de français aient de l’esprit tordu vis à vis à la Chine, à la Chine d’aujoud’hui.
    …..J’avais choisi la science pour l’objectif de la vie, à cause de son objectivité. Et le média français est tout à fait le contraire, il invente des bruits non fondés sous prétexte de la démocratie. Et sa “démocratie” ne laisse pas la parole des avis différents.
    Voici ma très grande déception du média français.
    ———————————————————————————–
    To 爱国者Canard migrateur :

    此次反西方的民族主义狂飙之掀起,按照爱国者的说法,源于西方媒体对中国的不公正的妖魔化。但在我看来,此次中西冲突,与其说是源于西方对中国的妖魔化,不如说来自中国人的自我妖魔化。中共当局对拉萨的新闻封锁和驱赶外国记者,中共官员对达赖喇嘛的文革式指控,网络愤青的流氓化暴力化的口水,现代义和团式的抵制家乐福运动,海内外爱国愤青针对王千源本人及她的父母的野蛮围剿,愤青们在韩国首都首尔的暴力爱国,无一不是自我妖魔化的蠢行。甚至海外华人拥护中国政府的游行示威,即便假定其主观意愿是真心爱国,但其客观效果肯定是最绝妙的自我妖魔化。

    随着大国崛起的鼓噪,在飘飘然的自我感觉的,这类爱国颠狂症还会不时爆发。但在我看来,只要现行的独裁制度不变,这种爱国,还是爱得颠三倒四,爱得怯懦、猥琐、可笑。 — 刘晓波

  77. 普通学生 dit :

    欢迎朋友,愿跟所有彼此无敌意的人做朋友与兄弟!
    拉法兰先生你看着是一个和善的长者!
    愿望有一天,你来中国,我能为你献上丰盛的晚餐!

  78. yoyo dit :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6 mai 2008 à 12:04

    ……
    无论以什么样堂皇的理由,只要是拥护政府的集会游行示威,大都发生在独裁国家,毛时代的国人,经历过太多爱国反帝的盛大场面;现在的朝鲜和古巴,动不动就举行盛大的反美集会游行示威。今日中国,尽管毛时代的宏大场面不再,但爱国游行还时有发生。这种被恩准的游行示威,与其说是勇气的表现,不如说是懦弱的表演;与其说是表达强烈的“爱”,不如说是发泄满腹的“恨”;与其说是独立思考的结果,不如说是被操控的盲目。

    2008年4月30日于北京家中(自由亚洲电台2008年5月1日)
    ———————————————-

    能在北京家中发这种文章,足以说明中国的民主进步和言论自由了,

    顺致:支持Tibet人權者:
    你想好了,看清楚了再贴东西好不好? 总之, 有点可怜你了.
    来,扔块骨头给你.呵呵.

  79.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yoyo dit :

    能在北京家中发这种文章,足以说明中国的民主进步和言论自由了,

    顺致:支持Tibet人權者:
    你想好了,看清楚了再贴东西好不好? 总之, 有点可怜你了.
    来,扔块骨头给你.呵呵.

    ——————————————————————————–
    To yoyo:

    尽管现在的中国自称为崛起的大国,但此次反西方爱国狂飙的底色仍然是输不起的弱国心态,所以从政府到民间的爱国者才会尽出洋相。— 刘晓波

    只要现行的独裁制度不变,这种爱国,还是爱得颠三倒四,爱得怯懦、猥琐、可笑。 — 刘晓波

    中国愤青只敢向偶尔失误的西方媒体狂吼,却不敢向一贯瞒骗的自己国家的媒体嘀咕。— 刘晓波

    ——————————————————————————–
    Fortunately, there are still Chinese people like 刘晓波, but sadly, you are not him!

    Let Mr 刘晓波 shine on you, and let him 可怜 »尽出洋相弱国心态 »的你 !

  80.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中國民眾「愛國主義」思想的灌輸形成過程—剖析中國的中學政治教科書

    –何清漣

    Part 1

    中國當局不斷祭出的愛國主義口號,承載的內容實質上並非愛國,而是被扭曲成人民對暴政無條件的擁護與熱愛。

    自從3月中旬西藏事件發生以來,奧運火炬的傳遞就不可避免地與西藏、中國的人權問題糾纏在一些。在國內,中國當局刻意淡化了“記者無疆界”等國際人權組織針對新聞自由與中國人權狀態的抗議與批評,凸顯了“藏獨”的抗議與聲音,從而激發了部分民眾“反分裂”的“愛國主義”熱情。而其高潮則是通過中國駐外大使館、領事館組織中國留學生與華人在各國舉行的“愛國主義”國家遊戲,此舉既展示了民眾對中國當局的“支持度”,又大大減輕了外部政治壓力。

    對中國當局來說,“愛國主義”這面泛黃的旗幟具有多種政治妙用。

    “愛國主義”成了中國當局一種解困手段

    撒母耳‧詹森(Samuel Johnson 1709-1784)曾說“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這一名言用來形容今天的中國當局真是再合適不過。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中國當局不斷執導以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為主訴的“國家遊戲”,目的都是希望通過所謂“人民外交”加強籌碼,增加對特定國家的壓力,舒緩自身的困境,例如1998年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2000年中美撞機事件後的“反美愛國遊行”,2005年3-4月間針對日本入常的反日遊戲等。甚至在與美國歐盟的紡織品貿易戰(2005年)中,中國政府也不惜祭起民族主義大旗,宣稱 “美歐對中國紡織品設限持強硬態度還有一個更隱秘的、說不出口的用意,這就是為了延緩中國崛起的步伐。……紡織業恰恰是美歐能夠找到的延緩中國崛起的一個突破口。”加上紡織業是轉移農村勞動力的一條主渠道,因此,“歐美對中國紡織品設限,無異於為社會製造矛盾。”

    所有的“愛國主義”國家遊戲中,重要的參演者就是青年群體,尤其是在校大學生。比如2005年6月2日美國商務部長古鐵雷斯訪華商談紡織品貿易爭端時,中國當局就組織了60多位元清華大學學生在座談會上“炮轟”美國商務部長,提出上面這類觀點。中國青年一代為什麼甘為政府驅策?除了國民性中具有敬畏政治權威這一稟賦之外,還因為他們多年來通過學校教育形成的“愛國主義”理念。因此,分析中國的中學政治教科書在塑造國民的政治理念上所起的作用,有助於認識青年一代的愛國主義觀念如何形成。

    (source:http://news.epochtimes.com/b5/8/5/4/n2105085.htm)

  81. 风吹远方 dit :

    世界大同的“人权”应该是哲学意义上的,它需要地球人毕生的、共同的去追求。当今世界需要的是宽容和理解,raffarin先生在目前法中两国之间的奔波是实际的体现,辛苦啦。
    达赖喇嘛及其集团是西藏的一部分,他(们)的理念也不能代表全体西藏人民和全体中国人民,但但他(们)却是很“好”的利用了奥运火炬的传递,“伤害”已经发生啦,还要继续发生吗?
    现行的接触、会谈是不会立即有结果的,但是要有耐心才是,“一战、二战”带给地球人的苦难不应该再有啦,暴力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的,人权的最终实现也是需要时间的,向前看,往前走!

  82.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中國民眾「愛國主義」思想的灌輸形成過程—剖析中國的中學政治教科書

    –何清漣

    Part 2

    中共的爱国主义教育为何在90年代卷土重来?

    中国的中学政治教科书(以下简称“教科书”)最重视培养学生的“集体主义与爱国主义精神”,这两者最后都落实为一点,即对中国共产党的无条件服从与热爱。而重提爱国主义教育,培养学生一代的民族主义精神,则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这与当时中国政府当时面临的政治困境有关。

    “冷战”结束后,中国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面临新的政治困境:在国际社会,苏联的垮台大大降低了中国在国际政治中的战略地位,中国不能再通过参与“冷战”时代的均势博弈而推进自己的力量,并对国际社会施加影响;在国内,由于“冷战”的终结,中国在面对外来政治压力时变得更为脆弱。

    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共总结“经验”,认为80年代爱国主义(实际是爱党教育)从学校教育中一度淡出,为自由主义思潮在知识份子和大学生中传播提供了机会,从而引发了80年代末的政治动荡。面对这种局面,中国共产党开始恢复爱国主义教育。1991年4月,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在中小学进一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意见》。1994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发布了《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明确提出爱国主义教育的目标是:“要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树立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把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引导和凝聚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上来”,为此,《纲要》规划了多种形式的爱国主义教育的新形式,诸如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创造爱国主义教育的社会氛围,提倡培养对国旗、国歌、国徽崇敬感的必要礼仪,大力宣传爱国先进典型等。1

    1989年以后中国官方阐释“民族主义”的三个要点是“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国家统一”,当时强调“国家统一”主要是反对台湾独立。由于中国共产党宣称自己代表中国,代表中国人民,代表中华民族,甚至代表中华文化,所以,中共在学校的政治教育中的所谓“爱国主义”有着非常明确的内涵,就是热爱社会主义中国,热爱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创建者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意识形态话语中,爱国主义历来与集体主义联系在一起,国际主义则是与共产主义联系在一起。教科书明确指出,“爱国主义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历来所倡导的,并且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在人民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教育。宪法还规定了公民对国家的各种义务,把爱祖国的义务具体化了。所以热爱祖国不仅是一种思想感情,而且是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履行的法律义务。”2

    这种爱党爱社会主义中国的灌输以政治课为主,历史课为辅,语文则以通过挑选一些文章,用讲故事的方式,向学生讲述中共领袖不同于常人的优秀品质,如艰苦朴素、关心底层人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等,这种讲故事的方式与灌输概念相比,不那么直接,较容易让学生接受。

    (source:http://news.epochtimes.com/b5/8/5/4/n2105085.htm)

  83.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风吹远方 dit :

    达赖喇嘛及其集团是西藏的一部分,他(们)的理念也不能代表全体西藏人民和全体中国人民,但但他(们)却是很“好”的利用了奥运火炬的传递,“伤害”已经发生啦,还要继续发生吗?
    ———————————————————————————
    To # 风吹远方 :

    中国to西藏人民的“伤害”已经发生了,还在继续发生!!!

    « 4月27日北京奥运火炬在韩国传递演变为骚乱,因为数千名中国人高举五星红旗,用石块、铁管、金属切割机对抗议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不到数十人的抗议者进行围攻,致使市民团体领导和摄影记者的胸部和头部受伤,身穿写有“西藏自由”T恤衫的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也受到了他们的围攻。

    他们甚至追赶逃跑的西藏支持者,将他们堵在酒店里施暴。试图阻止他们非法行为的韩国警察被钝器击中头部后送往医院。 »— 刘晓波

  84. 大中华 dit :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8 mai 2008 à 11:26
    # 风吹远方 dit :

    达赖喇嘛及其集团是西藏的一部分,他(们)的理念也不能代表全体西藏人民和全体中国人民,但但他(们)却是很“好”的利用了奥运火炬的传递,“伤害”已经发生啦,还要继续发生吗?
    ———————————————————————————
    To # 风吹远方 :

    中国to西藏人民的“伤害”已经发生了,还在继续发生!!!

    “4月27日北京奥运火炬在韩国传递演变为骚乱,因为数千名中国人高举五星红旗,用石块、铁管、金属切割机对抗议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不到数十人的抗议者进行围攻,致使市民团体领导和摄影记者的胸部和头部受伤,身穿写有“西藏自由”T恤衫的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也受到了他们的围攻。

    他们甚至追赶逃跑的西藏支持者,将他们堵在酒店里施暴。试图阻止他们非法行为的韩国警察被钝器击中头部后送往医院。”— 刘晓波

    楼上的,这条新闻虽然是你捏造的,呵呵,但是它至少证明你是心虚的,你们不是说支持藏独的很多人吗?怎么又不到数十人啊? »中国政府践踏人权 »,这区区数十人倒过中国吗?他们看到过中国政府践踏人权吗?哈哈!!!
    不知道你知道蒙古国吗?说句伤心话,蒙古是曾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国家,很痛心!蒙古是独立了,可你知道现在的蒙古国和中国的内蒙古之间生活的差距吗?你知道现在的蒙古国有很多居民愿意回归祖国吗?
    蒙古国与中国的西藏自治区,都位于内陆,但是西藏自治区的地理条件要较之与蒙古恶劣的多,你认为中国的西藏自治区真要独立出去,没有了祖国的支持,在失去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用价值,你认为他还有多大的生存空间?老百姓还能生活下去吗?
    如果,你在仔细思考过后,你还仍然坚持独立,那么,只能说你是个投机主义者,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不记百姓死活,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其实,西藏真正独立,你也未必能够捞着什么好处,现在你是黄皮肤黑眼睛,冒充中国人,随着中国在国际地位上的提高,你在国外也借光得到尊重.
    西藏真的独立后,失去了利用价值,就西藏那个实力,恐怕到时候你在国外是不敢承认自己是藏族人的!西方的公园门口可能要挂上藏人与什么不得如内的!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的民主平等!是需要用实力说话的!你在国外是应该体会的到西方世界的虚伪的.西方国家的平等自由博爱只针对的是本国公民!

  85. 大中华 dit :

    对于别的国家的进步,他们只会心里酸溜溜的,造谣中伤!

  86. 樱子桃(冬冬) dit :

    您好!!
    最近我觉得中法两国之间因为某些原因而紧张,可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友谊不是一天两天成就的,而是日积月累的,就像老朋友之间,误会过后会更加懂得珍惜的含义。我们还要一起笑迎明天!!
    如果,时而感到压抑,就在清晨时深呼吸吧,会忘掉一些烦恼的吆~~

  87. Lettre d'excuse d'un français ordinaire dit :

    Mes Amis Chinois

    J’ai honte.

    Depuis des semaines, dans mon pays, en France, votre peuple, votre pays, vos institutions, votre gouvernement, votre Histoire sont traînés dans la boue, dans une hystérie collective entretenue par nos médias. Médias qui se prétendent « libres »… Les manifestations antichinoises qui ont eu lieu à Paris, lors du passage de la flamme olympique, sont indignes de mon pays, des valeurs qu’il prétend défendre, et des lois élémentaires de l’hospitalité.

    Dans l’arrogance et l’ignorance, l’imbécillité en résumé, des journalistes, présentateurs de radio et de télévision, politiciens, et autres ballots en quête de publicité gratuite, se disputent l’opportunité de se mettre en valeur, en vous donnant des leçons de morale, de liberté et de « droits de l’homme ».

    Mais, vous le savez. En Occident, et chez ses vassaux, des manifestations, soigneusement organisées depuis longtemps, ont la volonté de perturber vos Jeux Olympiques, fanatisant les populations et les opinions publiques contre vous. Nos castes au pouvoir ne supportent pas votre succès. Vous sortez d’une longue histoire, douloureuse, héroïque, magnifique. Elles ne supportent pas votre indépendance.

    Vous parlez d’égal à égal, avec ceux qui se sont comportés en maîtres du monde, pendant des siècles. Aveugles, ils ne se rendent même pas compte, qu’ils ne le sont plus. Dans votre réussite, ils y voient le basculement prochain du rapport de forces. Ils le redoutent, car cela remet en cause leur règne sans partage dans la domination, et le sentiment de supériorité, à l’égard du reste de la planète.

    Ils ne souhaitent, en conséquence, qu’une chose : entraver votre développement, en vous isolant, vous divisant. Comme ils le font dans d’autres pays, ou sur d’autres continents. Comme ils l’ont fait dans votre pays. Mais tout cela, vous le savez…

    Au nom de beaucoup de français, à qui nos médias soi-disant « libres » ne donnent pas la parole, je voudrais vous présenter nos excuses, et mes excuses personnelles.

    Oui, « Excuses ». Mais, auparavant, je voudrais vous demander « Pardon »…

    Pardon, au nom du Passé, pour avoir envahi votre pays, nous être livrés à des atrocités et participé à son pillage, pendant un siècle

    Vous, vous n’avez jamais envahi l’Europe. Ni aucun autre continent, d’ailleurs. Votre Grande Muraille, est là pour en témoigner. Vous avez toujours voulu vous défendre des agressions extérieures, et vous concentrer sur votre unité. Ce qui ne fut pas une entreprise facile, dans votre immense pays, au cours des siècles de votre histoire. Une des plus longues de l’humanité.

    Nous, nous avons envahi votre pays. Nous avons contribué à son pillage, pendant un siècle. Il est si grand, que nous nous sommes réunis à plusieurs pour le faire.

    Quand vos autorités ont interdit l’usage et l’importation de l’opium en 1839, nous n’avons pas apprécié. Ce trafic était géré par nos amis britanniques, à partir de leurs possessions en Inde, de la province du Bengale plus précisément. Faire rentrer la drogue à partir du port de Canton (Guangzhou), était une véritable mine d’or pour beaucoup en Occident. Civils, militaires, politiciens…

    Les promoteurs de ce trafic, à l’origine d’immenses fortunes personnelles, ainsi que de celle des politiciens européens qu’ils soudoyaient, méritaient d’être pendus. Ils ont été anoblis par la Couronne britannique… Une bonne partie de la Chambre des Lords actuelle est constituée, ainsi, des héritiers de ces trafiquants, de ces dealers. Nous, dans notre République, il n’y a plus de titres de noblesse, on donne des promotions, des décorations ou, mieux, des rentes de situation.

    Les puissances occidentales ont considéré votre refus d’importer la drogue, produite et transportée par les occidentaux, comme une atteinte grave au « Libéralisme Economique ». On n’a pas le droit d’interdire, dans le commerce international. C’est un blasphème. Du moins, quand l’Occident le décide…

    Alors, on vous a fait la guerre, sachant que vous n’aviez pas les moyens de la soutenir. On vous savait en difficulté, à l’époque. C’était l’occasion idéale. Ce fut officiellement la « Première Guerre de l’Opium », de 1839 à 1842. L’essentiel, de l’effort militaire était assuré, initialement, par les britanniques. Etaient réunis dans cette coalition (l’OTAN n’existait pas encore), la Grande-Bretagne, la France, l’Allemagne, les Etats-Unis et le Japon.

    Les britanniques, par le traité de Nankin de 1842, vous ont donc obligé à importer la drogue, vous arrachant Hong-Kong par la même occasion. Tout le monde s’y est mis. Les Etats-Unis vous ont imposé le traité de Wanghia (ou Wangxia), en 1844. Nous, français, en avons profité pour vous imposer le traité de Whampoa (ou Huangpu), la même année.

    Elle fut complétée par une « Deuxième Guerre de l’Opium », de 1856 à 1860. Pour confirmer la légalisation du commerce de l’opium sur le territoire chinois, arracher d’autres ports, concessions et sommes d’argent, par des traités spécifiques Tianjin et Aigun (1858) et, surtout, Convention de Pékin, du 8 octobre 1860. Finalité : déchiqueter votre pays, le rendre exsangue.

    Nous vous avons même livré une guerre particulière, dite franco-chinoise, de 1883 à 1885. Pour vous arracher la province de l’Annam et du Tonkin, et les incorporer à notre colonie de l’Indochine (1). Pour cela, nous sommes allés jusqu’à débarquer à Taiwan ! Nous nous sommes calmés, les autres puissances commençaient à ne pas apprécier notre expansion. Le « gâteau chinois » devait être partagé en parts égales…

    Les japonais ont pris le relais, de 1894 à 1895. Cela n’en finissait plus, vous sortiez d’une guerre pour rentrer dans une autre. D’un traité à l’autre. De concession en concession. De « réparation » en « réparation ». De dédommagement en dédommagement. L’épuisement… Tous ces traités vous dépossédaient de votre commerce extérieur et intérieur, arrachant des concessions territoriales, dépeçant progressivement votre pays, épuisant votre Trésor Public.

    Sans armes, sans ressources financières, uniquement entouré de nations hostiles. Pratiquement désarmé, votre pays a résisté. Les révoltes n’ont jamais cessé. Votre résistance a été courageuse, héroïque. Schéma classique : vos résistants ont été considérés, par les puissances occupantes, comme des terroristes, des sauvages, des barbares, des fanatiques. Dans la propagande et dans les répressions horribles qui s’ensuivaient. Et, même dans nos livres d’histoire actuels, lorsqu’ils en parlent …

    Une des révoltes les plus connues est celle dite des « Boxers ». Caricaturée, par la propagande en Occident. Même soixante ans plus tard, dans un film sous le titre : « Les 55 jours de Pékin » (2). Elle a duré de novembre 1899 à septembre 1901. Suivie d’une répression par les puissances occidentales, auxquelles s’étaient ajoutées l’Italie et l’Autriche-Hongrie, dont les atrocités résonnent encore dans vos mémoires : pillages, massacres, tortures, viols, de masse.

    Suivie d’un traité aux conditions encore plus dures, le « Boxer Protocol », signé le 7 septembre 1901, avec d’énormes compensations financières pompant la majorité des droits de douane et des taxes au profit des nations occidentales. Appauvrissant davantage le Trésor du pays. La Chine a dû s’acquitter de ce véritable racket jusqu’en 1939.

    En fait, jusqu’à ce que les japonais chassent les européens de Chine, pour prendre leur place. Avant qu’ils ne soient, à leur tour, chassés de votre pays, en 1945. Mais, les occidentaux n’ont pas lâché prise et ont tout fait pour maintenir la guerre civile sur votre territoire, en créant, finançant le maximum de dissensions. Il a fallu attendre 1949, pour que vous soyez enfin libérés et réalisiez votre unité. Retrouvant votre identité. Malgré un embargo international, et les menaces permanentes de l’Occident.

    Oui. Vous, Chinois, n’êtes jamais venus sur notre continent, dans notre pays, bardés d’armes supérieures aux nôtres, pour nous imposer la consommation d’opium ou d’héroïne. Saisir notre commerce extérieur et intérieur. Prendre nos ports et nos provinces. Infliger des dommages et réparations colossales, à payer sur plusieurs générations. Semant désolations, pillages, divisions, guerres civiles.

    Nous, si. Durant un siècle…

    Alors, Pardon, encore.

    Mille excuses pour les imbéciles qui prétendent que le Tibet n’est pas la Chine

    Certains prétendent que le Tibet ne fait pas partie intégrante de la Chine. Ne leur en voulez pas. Ils sont ignares. Leurs livres d’histoire sont vides, et les programmes d’information à la radio ou à la télévision sont composés, majoritairement, de gens payés pour assurer la propagande antichinoise.

    Je sais : un ignare qui n’effectue aucun effort pour sortir de son ignorance, et exercer son esprit critique, devient un fanatique. Il faut se rendre à l’évidence : nous ne sommes plus un Pays des Lumières, mais un pays de fanatiques. Du moins, dans l’oligarchie qui le dirige.

    Le Tibet est une des provinces de votre pays depuis des siècles. Officiellement, au moins, depuis le 13° siècle (3). Alors, ils formulent des arguties : ce serait « trop récent », pas « probant ». Oubliant, ou dissimulant, que nous, pays occidentaux, la France en particulier, avons annexé de nouveaux territoires, tout récemment. Que voulez-vous, imbu de sa force, l’Occident s’estime tout permis…

    Je ne vais pas vous parler de nos voisins européens qui prétendent la même chose. Exemples ?… Le Danemark, assure que le Groenland est danois après avoir tué la culture des peuples eskimos et leur identité. Ou encore, la Grande-Bretagne qui estime que les îles Malouines dans l’Atlantique sud, qui appartiennent en fait à l’Argentine, sont aussi britanniques que la Tour de Londres. D’autres encore… Les exemples seraient trop nombreux de toutes ces possessions, considérées comme naturellement intégrées dans une nation occidentale, alors qu’elles ont été envahies militairement. En un mot, volées à leurs peuples véritables.

    Que dire, aussi, de ces pays formés aux 19° et 20° siècle, les Etats-Unis d’Amérique, l’Australie, la Nouvelle-Zélande, à partir de l’extermination de leurs populations d’origine : Amérindiens ou Peaux Rouges, Aborigènes, Maoris, Polynésiens ?…

    Non, je veux vous dire un mot sur mon pays, la France. En donnant quelques exemples récents de notre histoire.

    La Corse, qui était un pays indépendant, a été envahie militairement et rattachée à la France en 1769, à la fin du 18° siècle (4). Le premier geste de la France a été de supprimer l’Université corse, dans la ville de Corte. C’est toujours le premier acte d’un « génocide culturel » : supprimer la langue d’un peuple. Depuis, la résistance, à ce rattachement, ne semble pas faiblir…

    Nous avons acquis d’autres département français, encore plus tard : la Savoie et le Comté de Nice. Annexés à la France par le Traité de Turin, à la fin du 19° siècle, en 1860 (5). Qui forment actuellement trois départements : Savoie, Haute-Savoie et Alpes Maritimes. Il semble qu’en Savoie, de nos jours, certains n’apprécient toujours pas cette annexion…

    Pourtant, la France ne mettrait jamais en doute la francité de ces départements, liés à ses frontières immédiates. Mais, c’est d’autres territoires dont je voudrais vous parler, qui sont à des milliers de kilomètres de mon pays. Les plus importants, dans l’hémisphère sud. Et, qu’on prétend français.

    Tahiti, capitale de la Polynésie « française », dans l’Océan Pacifique, que nous occupons depuis que nous nous en sommes emparés en 1842, et officiellement considéré comme une colonie en 1880. C’est dans l’hémisphère sud, à 17.100 km de la France. Douze heures de décalage horaire. Plus d’une centaine d’îles, sur une superficie comparable à celle de l’Europe : 2.500.000 km2. Cela n’a rien à voir avec la France, ni par son histoire millénaire, ni par sa culture, mais nos milieux coloniaux prétendent que si. Nous opprimons son peuple qui souhaite vivre libre. Les Polynésiens ont, d’ailleurs, un mouvement qui réclame l’indépendance. Mais nous nous arrangeons pour étouffer cette aspiration et sa formulation politique.

    La Nouvelle-Calédonie, avec pour capitale Nouméa, dont la France s’est emparée, comme colonie, officiellement en 1853. A 18.000 km de la France. Neuf heures de décalage horaire, en été. C’est un archipel avec une grande île et d’autres plus petites. Le peuple d’origine est Mélanésien, les Kanaks. Ils appellent leur pays Kanaky, et non pas Nouvelle-Calédonie. Ils ont toujours résisté, héroïquement. Ils veulent un pays libre, indépendant.

    Mais leur pays contient du nickel. Beaucoup de nickel. C’est un des trois premiers producteurs mondiaux. La France ne veut pas entendre parler de leur indépendance. La colonisation a été très dure : génocide culturel, massacres, humiliations. En 1931, lors de l’exposition coloniale, la France a amené de force des Kanaks pour les exposer, comme des animaux, dans un enclos avec des cases (au lieu de cages)…

    Il y a aussi d’autres îles, avec de forts mouvements d’indépendance. Comme l’île de la Réunion, dans l’océan Indien, à l’est de l’Afrique, à 9.000 km de la France. Dans la mer des Caraïbes, du côté de Cuba, la Martinique à 6.800 km, la Guadeloupe à 6.700 km. Sur le continent sud-américain, frontalier du Brésil, la Guyane, à 7.000 km. D’autres encore, Mayotte, à 8.000 km, dans l’archipel des Comores, au nord-ouest de Madagascar. D’autres encore… Je m’arrête…

    Les imbéciles qui disent que le Tibet n’est pas la Chine, vous jureront la main sur le coeur que toutes ces lointaines possessions, issues d’autres civilisations, sur d’autres continents, dans d’autres hémisphères, envahies militairement et arbitrairement annexées : c’est la France !…

    Preuve que la bêtise ne connaît ni frontières, ni hémisphères, ni kilométrages. Quant à connaître l’Histoire, ce serait trop lui demander …

    Mille excuses pour les cyniques qui prétendent vous donner des leçons de « Droits de l’Homme »

    Je n’insisterai pas sur ce point. Tellement il est ridicule. Les cyniques ont pour particularité de n’avoir ni valeurs, ni conscience. Comment prendre au sérieux leurs déclarations de « belles âmes » sur les droits de l’homme, la dignité humaine et tutti quanti ?…

    Eux, qui ne disent rien pour les détenus dans les prisons françaises. Des hommes que l’ont fait vivre dans des cloaques, dans des locaux parmi les plus insalubres du monde. Où folie et suicide sont, souvent, les seules portes de sortie…

    Eux, qui ne disent rien sur l’indignité avec laquelle sont traités les immigrés, qu’on expulse parce qu’ils sont « sans papiers ». Immigrés, issus de pays que nous avons colonisés et pillés pendant des siècles. Nous n’avons même pas la reconnaissance du ventre…

    Eux, qui ne disent rien devant le soutien indéfectible de notre pays aux pires dictatures africaines, se succédant de décennie en décennie, dans des élections truquées, le pillage et l’oppression de leurs peuples…

    Eux, qui ne disent rien quand le gouvernement des USA légalise la torture, dite du waterboarding. Supplice popularisé par l’Inquisition et plus tard par la Gestapo, pendant l’occupation allemande lors de la deuxième guerre mondiale, sous le nom de « supplice de la baignoire »…

    Eux, qui ne disent rien sur Abu Ghaïb et Guantanamo, les plus grands centres de tortures du monde. Rien sur les milliers d’Irakiens internés, sans procès, sans que leurs familles sachent s’ils sont vivants ou morts…

    Eux, qui ne disent rien devant la destruction de l’Irak, fondée sur des mensonges, avec un million de morts et des souffrances innommables…

    Eux qui ne disent rien contre l’envoi de troupes en Afghanistan, fondé, comme pour l’invasion de l’Irak, sur des mensonges. Avec des morts civils, dont de nombreux enfants, tous les mois…

    Eux, qui ne disent rien sur les crimes contre l’humanité commis au quotidien en Palestine, dans la bande de Gaza, avec des massacres de civils et d’enfants. Rien sur les 11.000 prisonniers Palestiniens, sans procès, dont un tiers sont des enfants et des adolescents…

    Eux, qui s’étouffent sur notre passé colonial, imbibé d’horreurs sans nom.

    Le cynisme de l’Occident, de ses castes au pouvoir, est permanent. C’est le socle de sa philosophie politique…

    Respecter les droits de l’homme ?… Si vous, Chinois, avez des progrès à accomplir, nous, occidentaux et français, en avons tout autant. C’est la main dans la main, dans l’humilité et l’estime réciproque, que nous devons y travailler.

    Et, non pas en vous crachant dessus, pour nous donner bonne conscience. Comme on a craché sur les sportifs tenant la flamme olympique, dans les rues de Paris…
    Mille excuses pour nos médias dont l’arrogance n’a d’égale que la malhonnêteté

    Médias « libres » ?… N’y prêtez pas attention. J’ai vu un présentateur de TV apostropher une de vos compatriotes, travaillant dans une de vos agences de presse à Paris : « Comprenez-vous la colère des français ?… ». Le culot : parler au nom de tous les français !

    Nous avons l’habitude de leurs campagnes de dénigrement, de diffamation : quand ce n’est pas contre les Arabes, c’est contre Poutine et les Russes, quand ce n’est pas contre Chavez et Cuba, c’est contre l’Islam et les Musulmans … Tout est bon pour exciter la colère et le mépris contre des « boucs émissaires ». C’est la seule politique de développement et de croissance, ici. Entretenir la peur et le mépris, à l’égard de « l’Autre »…

    A quelques rares exceptions près, ils ne sont pas « libres ». Ils appartiennent à des groupes financiers et industriels, et ne produisent, dès qu’il s’agit de politique étrangère, que de la propagande. Alors, ces médias ne font que véhiculer, vous l’avez compris, une campagne de propagande antichinoise.

    Propagande dictée par des lobbies, en coulisse. Assenée dans l’arrogance. Arrogance, qui n’est que l’insolence du « vendu ». Ils n’informent pas, ils désinforment. C’est tout ce qu’ils savent faire. Nous sommes de nombreux français à le dire, le déplorer. Ici, c’est ce que nous appelons le régime de « la pensée unique »…

    S’ils étaient honnêtes, avant n’importe quel débat, tout ce que j’ai cité sur le plan historique, il l’aurait rappelé dans leurs émissions, leurs « documentaires », ou leurs articles. Ils auraient alors traité le sujet avec sérieux, sachant qu’avant de regarder la paille dans l’œil du voisin, il convient de regarder la poutre dans le sien.

    Et, puis s’ils étaient honnêtes, ils auraient traité votre pays, votre peuple et votre gouvernement avec respect. Mais, savent-ils que le respect de l’Autre est le fondement du dialogue ?

    En fait, « le dialogue » : ils n’en ont rien à faire. Ne sont-ils pas payés, avant tout, pour désinformer et endoctriner ?…

    Tous mes vœux de succès pour les jeux Olympiques de Pékin

    Notre Président de la République veut discuter avec vos dirigeants de la « situation » au Tibet, et du « comportement » de votre gouvernement. Ce seront, probablement, des échanges fructueux.

    Il vous parlera, certainement, de la séparation du religieux et du politique en France : la laïcité. La France est un pays rigoureux sur le plan de la laïcité. Il présentera le modèle français, dont nous sommes fiers. Ce modèle pourrait vous aider, pour ramener à la raison certains membres du clergé bouddhiste.

    Nous avons une loi, qui date de 1905, qui nous a permis de signifier à nos clergés et instances religieuses, qu’un religieux n’avait pas à interférer dans la conduite politique de notre nation, encore moins à dicter de ligne politique. Le clergé féodal bouddhiste devrait signer un accord de ce genre, se consacrant au salut des âmes et aux prières, au lieu de se préoccuper de son patrimoine et de son rôle politique. Et, agir pour le compte de puissances étrangères…

    Cette laïcité a été récemment renforcée par une loi complémentaire sur « l’interdiction des signes religieux à l’école ». Si vous vous en inspirez, les jeunes moines voulant étudier, aussi, dans les écoles publiques du pays, devront abandonner leurs toges et venir en jeans avec un blouson.

    Nous sommes, aussi, très stricts quant à la coiffe sur la tête : pas de turban, de kippa ou de voile. Chez vous, le signe ostentatoire religieux est « le crâne rasé ». Pour éviter cela, il conviendra d’exiger le port d’un chapeau ou d’une casquette dans les locaux des écoles, y compris en classe… Mais, notre Président vous en expliquera les détails : il en est un des concepteurs, avec ses partenaires politiques.

    En contrepartie, nous espérons, que votre gouvernement profitera de cet échange de vue pour poser, en priorité, les problèmes de tous ces territoires qui sont à des milliers de kilomètres de la France et qui souhaitent leur indépendance. Territoires, pays et nations, qui sont, actuellement, d’authentiques colonies, malgré les appellations, souhaitant le respect de leur culture et de l’identité de leurs peuples authentiques. Maoris, Polynésiens, Mélanésiens, Kanaks, en particulier…

    Oui, il conviendrait de mettre un terme au génocide culturel et à l’exploitation économique de ces peuples.

    Merci.

    C’est avec joie que je vous retrouverai à Pékin, pour les Jeux Olympiques.

    Avec tous mes vœux de succès et…

    … mes Amitiés.

  88. 李明岗 dit :

    现在,肯定有很多中国人都在思考同样的问题:3月份发生的西藏事件是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其背后有没有更大的企图?如果有,到底是什么?下面还会发生什么,结果会是什么…… 
        相信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凭直觉可以知道西藏事件肯定不是一个单纯的孤立事件,因为这个世界绝不是这么单纯。但其背后到底是什么,又很难看清,很难理出头 绪。前两天看到推荐的一个视频,又查到一篇文章,感觉豁然开朗,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前因后果,都可以在全球战略棋局中找到各自的位置和相互的联系。
         一. 引子:一个视频和一篇文章该片为法国电视制作公司CAPA TV于2005年摄制的一部纪录片,法语片名:Etats-unis: à la conquête de l’Est(美国如何征服东方),英语片名:Revolution.com,中文译名:颜色革命的背后。这个片子对“颜色革命”的操盘思路,操盘手法,操 盘人物,钱的流向,前台人物,后台机构的面孔都做了很直观的曝光。冒险的地缘政治游戏:华盛顿在和北京玩“西藏轮盘赌” 这篇文章从战略角度揭示了西藏事件在当今全球战略决战中所处的位置,这里把该文开篇的几个要点摘录一下: * 去年10月17日,布什在白宫正式会见达赖并出席国会向达赖颁发国会奖章的仪式,表明在西藏采取行动的计划得到批准并正式启动。 * 美国有一个逐步破坏中国稳定的全盘计划,西藏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 * 其它外围步骤包括:在缅甸策动“藏红色革命”,筹划北约部队进驻达富尔,将印度打造成新的对华前线基地。 * 直接破坏中国稳定的手法就是“颜色革命”的套路,煽动群众推翻政府,操盘者就是上面片子里露过面的那些NGO。 * 西方国家对西藏事件的反应并非集体无意识,而是有组织有协调有目的的集体行动。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不耐烦了:又是揭露控诉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多么多么坏,老 一套?非也。揭露、控诉是弱者的行为特征,毫无用处,其命运多半是被某个玩家捡起来当筹码而已。而中国早已是世界性的玩家,而且是超级玩家,甚至有可能成 为不带“之一”的超级玩家。作为这样一个国家的国民,必须学会从一个超级玩家的角度去看待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二. 超级玩家的世界超级玩家的世界中只存在三样东西:我,对手,筹码,没有别的东西。有人要说了:不对,还有帮手,比如英法德,就是美帝的帮手嘛。错,所有的 玩家都是对手。你够得上玩家的资格,是因为你占有筹码。你占有了筹码,你就是我的对手。我拉哪个对手打哪个对手,这只是游戏的策略,不是游戏的目的。游戏 的目的只有一个:赢家通吃,这是游戏本身的逻辑。为什么人类历史上迄今还没有出现过赢家通吃的终极局面,原因无他: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具体到当今世界的 战略推手,应该说地球人都感觉到了:天下大乱,有大事即将发生。而当今世界只有两件大事:美元危机,资源危机,所有战略级别的博弈都围绕这两个中心展开。 理解这一点,就能理解所有的事情。美元危机怎么回事应该无需赘述了,问题是要解决美元危机,怎么办?很简单:如果有一个国家,拥有足量的资产,又不幸因为 某种原因陷入动荡,经济无法继续运行,那么资产价格必然狂贬,到时候全球过剩的美元只要涌入这个国家购买廉价资产,这个国家的本币贬成废纸,美元危机就一 举解决了。资源危机如何解决?很简单:如果有一个国家,拥有地球上1/5或1/6的人口,因为某个不幸的原因招致全球公愤,没有人卖资源给它也没有人买它 的产品,那么这个国家就和世界完全隔离了。没有输入也没有输出,自己在家里种地糊口,没有人在乎。不占用资源,不影响市场,等于在地球上“逻辑消失”。 “逻辑消灭”地球上五到六分之一的人口,资源危机就一举解决了。无须怀疑,面对如此巨大的战略核心利益,没有玩家会不动心。有不幸要玩,没有不幸,创造不 幸也要玩。
        写到这里需要说明一下: 1.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这里所说的这个国家就是中国,其实不然。当今世界拥有这种规模的资产和人口的国家有两个,而不是只有中国一个。 2. 现在要隔离中国,拿一个西藏事件做借口是不够的,这里说的不是这个。想一想在台湾出现过的4枚核弹引信,应该就清楚了。但这场巨大的危机在中华民族当今最 优秀人物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安然度过,化解于无形,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惊起。想到这些,我的心中只有感激,敬佩,别的就不用多说了。但是很巧,真巧,怎么 会这么巧,那另一个国家本身也是个核国家,呵呵,呵呵…… 那个暂且不谈,总之,很正常:中国是玩家,人家西方国家也是玩家。也许你不赞同人家的玩法,但你应该承认人家玩的权利。现在别人联合起来玩你,以后你也可 以联合起来玩别人。当然,你玩得下去玩不下去是你自己的事情,对你是这样,对别人也是这样,公平合理,童叟无欺。气愤、哭诉是没有用的,想玩下去,首要的 事情还是把我们自己的事情玩好,这话一点不错。看超级玩家的世界,还有一点必须理解:超级玩家必定是两面下注的。单面下注的玩家只有三种可能:要么是不够 资格的假玩家,要么是将死的玩家,要么是已死的玩家。所以超级玩家的世界是非常辩证的,危机和转机几乎就是一回事,或者说根本就是一回事。
        别人两面下注,最后摊哪一注,取决于我们自己应对的结果如何: 1. 如果我们自己撑不住,中国政府垮了,那么无话可说,全球剩余美元直接乱入就是了。可喜的是,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已经不可能了。 2. 如果中国政府没有垮,但人民被煽动起来了,国家陷入了不稳定,那么就会有人来割块肉回去包饺子了。现在西方摆的就是这个架势,英法德首脑集体不出席奥运, 布什同学却很有风度地说:俺素要来滴,俺和中国政府有正常沟通渠道滴,俺会和中国政府通过交流解决问题。布什看中的是哪块肉呢?乱猜一下:应该就是达富 尔。达富尔石油储量巨大,美国人一直想派北约部队进驻达富尔。中国也知道目前凭自己单枪匹马保不住在苏丹的投资,所以去年8月搞了一个联合国安理会 1769号决议,由非盟和联合国混合部队在达富尔维和,但为期只有一年。今年1月1日与原先维和的非盟部队完成交接,到明年1月1日终止,先把台湾大选和 奥运会这段时间保过去再说。布什要来谈的应该就是这个问题,明年1月2日起将非盟/联合国混合维和翻牌成非盟/北约联合维和,不仅苏丹石油纳入囊中,非洲 司令部有了落脚点,而且会引起连锁反应,中国在非洲和拉美拿到的地盘将会全部失去。真所谓: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回头来看,这次搞我们的是些 什么国家:美国,北约头子;英法德,老北约;波兰、捷克,北约新丁;爱沙尼亚,一夜北约人……这就很清楚了,谁也不傻,谁都知道无利不起早的道理。有饺子 吃才有玩的动力,石油可以当饭吃,柿油算什么东西? 3. 如果中国政府没有垮,中国人民也没有被煽动起来,中国非但没有陷入动荡,反而变得空前团结,那么就会有很奇妙的事情发生。布什同学还会来谈,因为世界的两 个中心问题:美元危机和资源危机仍然需要解决,而且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
        在这种情况下谈,谈的内容就完全不同了。你甚至会发现,他们这次搞这些事情,在摊这一注的情况下是一种咄咄逼人的敌对行为,而在摊那一注的情况下,就是一 种表达诚意的举动,是一种很有诚意的清仓行为。到底结果怎么样,关键还在于我们自己。三. 三箭齐发或三线清仓这次是西方集体搞中国,这应该无需解释了。为什么要集体搞中国,目的是什么,上面已经说了。下面看看具体手段是什么,现在到了什么阶 段,后面还有什么招数。长久以来,美国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靠的是四张牌:台独,疆独,藏独,民运。9·11之后,美国人反恐顺带把疆独反成了恐怖组 织,这张牌已经废了。今年3月之前,或者说去年10月,美国人行动计划正式启动的时候,他们手上有三张牌:台独,藏独,民运。台独牌藏独牌已经出了,民运 牌还没有出,但这张牌也是必出的。西藏事件发生后,西媒报道虽然众口一词,但有一件事情很诡异:文章没有做足,普遍没有把西藏事件和8平方事件联系起来一 起炒作。这就很不自然,很不正常了。考虑到从现在到奥运开幕前,中间还隔着一个8平方纪念日,事情就很清楚了:这是后手,而且是重点,所以才需要如此细致 地操作。那时候,还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真正的浓墨重彩、重磅炸弹才会放出来,真正的高潮才会到来。我们可以来排一个时间表: 2008.03.10 - 西藏叛乱49周年。拉萨僧人游行,演变成暴力骚乱。这帮人除了打砸抢烧就是打砸抢烧,所以只能演一个序幕,为台湾公投做铺垫。 2008.03.22 - 台湾大选+公投。这是最凶险的一张牌,却和谐落幕,结束得干干净净,一点尾巴都没有留。如果不是这样,现在的局面会完全不同,完全不同。 2008.05.02 - 香港奥运火炬接力,火炬传回本土首站。如果按既定计划,百分之百会闹事。柿油党、轮子都会出动,主题应该会转向要免煮要柿油,为8平方活动做铺垫。对了, 最近那个快速发酵的免煮小将王千元应该也会在这天投入使用。然后呢?搞个“免煮火炬”,在记者簇拥下从罗湖口进关,来个“免煮火炬传中国”?或者在国内火 炬接力每一站都派人呛声打标语?我想这应该是他们能想出的最好的招数了。 2008.05.20 - 马英九就职。但在此之前,以陈阿扁的性格,不会乖乖等死。这次会不会搞两颗真子弹出来,然后以看守政府宣布戒严?显然这种危险性是存在的。所以4月份就把 三通敲定,无疑对两岸民众都是一颗巨大的定心丸。从中也可以看出,马英九对此非常清醒,应该可以放心。 2008.06.04 - 8平方事件19周年。应该会有重头戏。不是“免煮火炬”到达天安门,就是从各地把人召集到天安门搞火炬集会,当然,西媒肯定在场。基本就是这个路数了。 2008.08.08 - 奥运开幕,开幕式上可能会有小插曲。布什可能会有一些牛仔式的个人举动,否则就是老老实实排排坐吃果果了。 2008.08.25 - 奥运闭幕。在奥运期间,是否会爆出有计划的暴力事件,特别是针对外国人的暴力事件?有可能,但可能性已极小,因为这种明显的恐怖活动对推翻中国政府没有丝 毫帮助。如果从现在的局势出发来看这张时间表,会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剩下的事情最多不过恶心人而已,不可能撼动国本。但是,如果从3月10日之前,一切 胜负未定的时候来看就不同了。
        我们从三张牌都产生最糟糕的结果来假设一下:西藏暴乱,陈阿扁借机煽动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恐惧心理,03.22绿版公投通过,谢长廷宣布就职日独立;大陆宣 布动武,台湾突然亮出核武器,大陆军事行动被迫中止;美国联合东亚国家介入强制“维和”,封锁大陆;05.20台湾宣布正式独立,印度、英法德等北约国家 宣布承认台湾国以及西藏流亡政府;全国一片惨淡,所有市场全部崩盘,人民丧失信心;接下来就是美元涌入,资产超低价换手,百姓辛苦一生的积蓄变成废纸…… 所以,从美国的立场出发来看,这样的计划是可行的,这显然就是他们的计划。
        但是,我们不需要惊诧,不需要恐慌,不需要愤怒。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9年就是这样过来的,这样的风雨经历太多了,超级玩家就是这样炼成的。所以,我们还 是得平心静气地从超级玩家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看透对手的企图,看透对手的底牌,头脑不乱,心理不乱,动作不乱,局面就不会乱。上面我们只看了美国人在一 面下的注,当然肯定还有另一面,那另一面的赌局又是什么呢?4月3日鲍尔森同学来北京玩的时候肯定是透过底的,可惜他只告诉胡总,没告诉我,所以我不知 道,抱歉。不过,很多人可能会有疑问:美国对我们这么恶毒,我们怎么可能还跟他们谈?还有,为什么说这就是中华崛起的最后一战?这倒应该解释一下。首先, 还是要记住这一切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即当今世界所有战略博弈的中心问题:美元危机和资源危机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两条路:要 么把中国政府搞倒,把中国推倒,要么与中国政府谈,与中国合作。无论如何,中国是绕不开的。到底是搞还是谈,就取决于你有没有能力把中国政府搞倒,其他一 切全部是虚的。而目前的战略形势已经把美国逼到了非作出抉择不可的地步,而搞只是花小钱,谈是要大出血的,所以美国人决定让事实来做抉择:最后再尽全力搞 一次,搞倒就搞倒,搞不倒就谈了,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要把中国政府搞倒,美国的三张牌里面,台湾是王牌,03.22就是见分晓的时刻。但是这一 轮中国完胜,下面的事情已经无关大局了。
         但为什么现在西方还在死撑,不肯认错呢?原因应该有这么几个: 1. 国内政治正确性问题。虽说03.14开始煽风点火,目的是为03.22,但03.22一输,马上直体后空翻2周半加转体540度旋下,这个未免难度太大, 等于政治自杀。 2. 如果要谈,那是必须让地盘,吐肥肉出来的。显然,出血的不是政府,而是政府背后的财团、大亨,政府说到底只是他们扶植的管理层而已。所以,政府即使明知已 经搞不动了也不能罢手,只能尽职尽责地把牌全部出光,否则会落下话柄,日后分配出血份额的时候会被人拿出来抬杠,那就摆不平了。和中国谈好的方案拿到国会 通不过,和国会谈好的方案中国不同意,威风凛凛的美国政府就变成两头受气的小媳妇了。受气还好说,美元实在是拖不起了,越拖越不值钱。所以,为日后计,现 在无论如何要死撑,撑到牌打光为止。逻辑虽然奇怪,但事实如此。理解这些,就不难想见鲍尔森同学对胡总说过什么了:我们老大说,美国政府绝对没有干涉中国 内政的意图。国会那个婊子嘛,您肯定不会跟她一般见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出来混口饭吃,不容易,请胡老大千万多担待啊,哈哈,哈哈…… 现在,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最重要的一张牌——台湾牌已经没有了,藏独牌民运牌再攥在手里也毫无意义了。中国的睾丸解脱了,但美国的睾丸——美元却紧紧地攥在 中国手里。就像《上甘岭》里说的:他们只能坐下来谈,他们不能不坐下来谈。但是,如果手里还握着干涉中国内政的牌,中国是绝对不会跟他们谈的。所以,藏独 牌、民运牌,绝对是最后一次使用。这次就是清仓出货,有用没用最后用一次拉倒了。奥运会以后,甚至奥运会之前,许多NGO的经费就会被切断。里面那帮杂碎 本来就是吃经费的,没有经费,呵呵,猢狲散,鸟兽散,烟消云散……随你们怎么散吧,要不赶紧考虑怎么立功赎罪,临阵反戈,倒也还来得及。说到这里,我听到 有人嚷了:骗人嘛,崛起呢?崛起呢?我怎么没看到崛起?崛起在哪儿呢?同志哥呀同志哥,你知道“不干涉内政”这几个字分量有多重?
         1840年以来,有多少热血为之抛洒,有多少生命为之牺牲。在超级玩家的世界,“干涉内政”的意思就是“我要消灭你”。“不干涉内政”的意思就是“我承 认,我消灭不了你,请你不要消灭我。”这就是说,中华民族从此立于不败之地,以后再怎么样也就是吃亏占便宜的事情,但无论如何不会再回到1840年了,你 还要怎么样?这不是崛起是什么?这不是崛起,什么是崛起?四. 战斗还未结束,保持清醒,保持队形这次西方集体搞我们,目的、手段,所有的事情,前因后果都清楚了。其目的就是牺牲中华民族的利益来挽救他们自己的利益,其手段就是搞倒中国政府,因为中国政府是中华民族利益的保卫者,守护者。搞倒中国政府,中华民族就是一盘散沙,而一个一盘散沙的民族,要么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肉,要么是一根已经被宰割过的骨头。这些话过去听来是多么抽象,多么俗套,但在超级玩家的世界,这些话是多么实际,多么真实。中国和西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对决是决定性的一仗,以中国完胜,西方完败告终。这一仗赢得漂亮,满分。但是战斗并没有结束。
         前面说了,对方还有一张民运牌没有出,但是必定会出。到时候,会有很多烟幕放出来,直接考验中国人民。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的国民,必须有能力看透一切烟幕,清醒地看到那个实质性的问题:他们到底要考什么,就是考中国到底有多稳定。什 么叫中国到底有多稳定,就是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到底有多支持、多信任。因为中国政府的稳定度直接关系到中国政府在谈判桌上的底气,直接关系到对方在谈判桌 上出血的程度,所以他们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的最新版本的答案。既然这个问题是提给中国人民的,那么就让中国人民来回答吧: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代表得了中 国人民,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作出自己的表态。我的声音就是我支持中国政府,我信任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没有要求我信任他们,更没有命令我信 任他们,这份信任也不是我随便给他们的,是他们自己挣到的。Yes, they earned it.
         中华民族有13亿人,13亿人共同的前途命运是人类历史上最重的一份责任,必须有人扛起来。我扛不起来,我认识的人当中也没有人扛得起来,但有人扛起来了。那些人是一批中国最优秀的人,中国人当中最具备战略头脑的人,他们就是中国政府。我 的表态就是当奥运火炬来到我的城市,我将拿着一面国旗到街上去,和我的同胞一起庆祝这个时刻,享受这份欢喜。我相信,即使出现一些不和谐的事情也不要紧, 我们一定会理性和平地对待,只要用我们的旗帜和“中国,加油”的喊声就足以淹没它。想想应该蛮好玩的,好像叫……“主场优势”。孙子兵法云:“疾如风,徐 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在中华崛起之最后一战中,这就是我们最理想的队形。前面那些动作难度比较高,交给政府就行了,我们需要做的是“不动如山”, 或者像郭靖一样,管你使什么招数,放什么烟幕,我就是一招“亢龙有悔”——不,亢龙无悔。我就是支持中国政府,你就是搞不动我们。中国人民越齐心,以后中国政府谈起来就越主动,砍起肉来就越爽。本 来文绉绉揣把剔骨刀去谈,现在可以横着膀子拎把大关刀去谈。如果中国人民一致要求,恐怕连布什、赖斯、萨科齐、默克尔、布朗那帮人的裤子都可以砍回来。想 想都爽,1840年以来,中国什么时候这么NB过。过去一个多月的战斗中,海外的兄弟们以及抵制家乐福的兄弟们为我们做出了极好的表率,他们为祖国争取的 利益是巨大的,实实在在的,下面就要轮到我们每一个人了。没什么事情就没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事情,大家不要慌,不要挤,不要乱,保持清醒,保持队形。现 在形势很好,最后极有可能完胜,根本没什么可慌的。天塌下来有中国政府顶着,中国政府塌不下来,因为有中国人民顶着。中国最让人羡慕的地方就是她在不停地 发展,而且她的发展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至于中国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中国政府在思考,中国人民在思考。但无论如何,我们都知道前提是必须保持中国的稳 定,因为我们是超级大国的国民,我们具备超级玩家的眼光、头脑、素质。那些怀着自己的目的卖“致富信息”的人,无论你穿什么衣服,我们都能一眼看穿,你那 点小东西不过如此。你对我们玩的手段,我们非常清楚,但我们并不愤怒,也不仇恨,因为我们是超级玩家。We know the stake’s high but… that’s the game and WE ARE PLAYERS… and would you like a squeeze on your balls? 最后播放广告:和平,稳定,繁荣,中国之路走对了! Peaceful, Stable, Prosperous, China Way is the Way! 作者jonet

  89. 李明岗 dit :

    以上是转的,不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但是有着对从年年初以来和各项事件分析值得一看。
    对上面不分场合宣传“真象”的所谓人权卫士,你们的表演够拙劣,只能引起我的反感,因为我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可是对同一件事情,你的宣传完全是别有用意。

    回拉法兰先生:还是那一句,中法友谊,利人利已。

  90. 中国人 dit :

    同意,我一定会在奥运火炬到达我们城市时,召集我的朋友们,举着国旗-五星红旗,走向街头,向全世界的

    人高呼:我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真正中国人.我爱我的国家,我支持我的政府(尽管有残枝枯叶,依然苍葱茂

    盛生机勃勃).我祝愿我的国家更加强大\昌盛.

    我们不会因几个不知道原来藏在哪儿,又从哪儿蹦出来的自称是西藏人的跳梁小丑的无耻表演,就停下

    奔向美好生活的脚步.我们追求幸福的权利和信念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也不可能动摇的.让那些别有用

    心的人声嘶力竭,口沫飞溅去跳脚吧.

    达赖,我鄙视你.枉你自称 »活佛 »,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妄想成为踩在别人头上的人,不惜上蹿下跳,到处鼓

    噪,愚弄一些稍稍弱智的人,让他们成为你的枪筒\炮灰,嘴上打着爱的旗号,实际上做着把被愚弄的人当

    作草芥的勾当,哪里有一丝丝佛爱世人,愿为世人牺牲的精神.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男人(不过最多也就是

    一个行将就木的老男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做,自己想要的自己去博,不要把智能稍低一点的人骗到风

    口浪尖去为你博命,自己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后头窥探.做人要挺起胸膛,敢做敢当,直立于天地间,这才

    不枉称一个 »人 »字.

  91. LIN Bin dit :

    (Please understand I cannot communicate in French.)

    Wish the elite politicians all around the world firstly understand the inevitable trend of China’s development, have confidence in Chinese government’s strategy and ability of peaceful growth and feel comfortable to listen to the voice of the majority of Chinese people for objective understanding to China as whole, therefore the majority of the human kind can benefit from China’s peaceful development to achieve a more harmonious world.

    China has too many problems to solve, but one thing is clear – the unilateralism in the global political framework is not workable anymore.

    - A native Chinese of 40 years of age

  92.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中國民眾「愛國主義」思想的灌輸形成過程—剖析中國的中學政治教科書

    –何清漣

    Part 3

    用母親與兒女的關係隱喻黨與人民的關係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上、下兩冊)的重心是愛國主義教育,一些課程的名稱看起來似乎與愛國無關,但滿篇都是“愛國主義”教育。以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第七課為例,該課標題是“增強自尊自信”,但通篇談的卻不是一個人作為個體在處理個人與他人及其他諸種社會關係時的自尊自信,而是強調這個人的民族自尊與自信。比如在第七課開篇時選取的一個小故事,就是講述中國生物學家童第周年輕時在比利時留學時受到比利時同學歧視的經歷,並強調是童第周強烈的民族自尊心與自信心,幫助他在學業上取得了成功。3

    教科書明確要求:“我們一定要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的光榮傳統,一言一行都要考慮祖國的利益,在和外國人的交往中,要自尊、自愛、不卑不亢,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以自己的言行損害祖國的榮譽和民族的尊嚴。這是每一個中國人所應有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4

    大多數用來做為愛國例證的小故事幾乎都是以中國人與外國人之間的衝突作背景,展現故事主人公的愛國精神。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第11課開篇選取了數學家華羅庚的一個故事展現華羅庚的愛國主義精神。故事梗概如下:華羅庚1979年在英國訪問時,一位美國女學者挑釁地問華羅庚是否對自己1950年選擇回中國感到後悔,而華則堅定而有禮貌地回答說“不!我一點也不後悔。我回國,是要用自己的力量,為祖國做些事情,並不是為了圖舒服。活著不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祖國。”5 這些故事的真假無從查考,但通過教科書的講述廣為流傳。有個別謊言終於被揭露,比如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初中語文教科書第五冊的課文《悲壯的兩小時》,講述1967年4月23日蘇聯宇航員科馬婁夫在飛行的太空船中喪生的故事。這篇課文說,1967年蘇聯“聯盟一號”太空船在返回大氣層後,發現無法打開降落傘以減慢飛船速度,將在2小時後墜毀。此刻全國的電視觀眾都在收看太空船的返航實況,科馬婁夫在其生命的最後2個小時,當著全國觀眾的面向領導彙報工作,接受國家領導人授予的蘇聯英雄稱號,並向老母、妻子、女兒一一交代後事,遺言相當動人。

    中國教育部頒發的教學大綱要求學生們認真學習這位宇航員的英雄主義與愛國主義精神,許多中學均將其列為重點學習的課文,在眾多語文教學網上,對這篇文章的教學經驗和“心得體會”可謂汗牛充棟。但由於這篇課文編造的痕跡太重,終於被一位對這段史實熟悉的讀者撰文揭穿,說“這個感人的故事完全是憑空捏造的,既不符合歷史事實,也毫無科學依據。事實是:‘聯盟一號’的飛行是冷戰期間蘇聯為了與美國競爭登月項目而進行的絕密行動,並沒有電視直播‘聯盟一號’太空船返航的過程,而是在失事幾個小時之後,才由塔斯社將這不幸的事故公之於眾。而且,從科馬婁夫發現飛船返回艙打不開降落傘,到墜毀喪生,只有十餘分鐘的時間,而不是‘悲壯的兩小時’。當時空軍現場指揮官報告說需要急救措施,然後掐斷了通訊聯繫,科馬婁夫沒有留下任何遺言。”6 但鑒於中國的言論環境缺乏自由,這種揭露不可能針對中國的革命領袖與英雄人物。

    與此相類似的故事,教科書不厭其煩地選擇了幾十個,穿插於整本教科書中。這類故事幾乎都遵循一個套路:在各種不同的場景與不同的歷史時段中,不懷好意的外國人用各種方式表示自己對中國人的歧視,而政治身份不同的中國人,如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科學家、將軍、教授、中學生、留學生等,都以自己的機警聰明與自尊捍衛了自己與中國的尊嚴。《思想政治》下冊第11課“培養愛國情操”通篇都用這類故事表明愛國者的崇高,但這個“國”,指的是由中國共產黨建立的“新中國”,教科書反復使用愛國者將國旗、國徽聖物化的故事,說明熱愛共產黨中國是值得稱道的高尚品質。7

    所有這些小故事強調的其實主要是一點:社會主義中國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夠保證中國人民在國際上受到尊重,享有自豪感與自信心。

    (source:http://news.epochtimes.com/b5/8/5/4/n2105085.htm)

  93.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中國民眾「愛國主義」思想的灌輸形成過程—剖析中國的中學政治教科書

    –何清漣

    Part 4

    “海外孤兒與祖國母親”——海外華人與中共政府關係的借喻

    在中國的國家意識形態文化裏,全世界華人都是遊蕩在海外的“遊子”,臺灣、香港、澳門等幾個地區則是“由於種種歷史原因”離開了“祖國母親”的“孤兒”──雖然這些“遊子”與“孤兒”的生活狀態要比呆在“祖國母親”懷抱裏的中華兒女要好得多,但在教科書的描繪中,他們對社會主義中國卻非常熱愛。教科書多次提到香港、澳門與臺灣人民以及海外華僑愛國的故事。

    北京申奧成功一直被中國當局渲染成愛國主義的狂歡慶典。全世界華人歡騰慶祝的場面被引入教學過程中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典範,北京市教育局推薦的一個關於愛國主義教育的優秀教案這樣形容:“狂歡的熱浪遍及神州大地,乃至海外華人的聚居地,凡是有中國人的地方,都成了歡樂的海洋。天南海北不同形式的歡慶,表達的是同一種感情:對偉大祖國的深沉的愛。這是一種心與心的凝聚,一種偉大力量的凝聚,一種偉大情感的凝聚。”8教科書借一個臺灣教授的口談他對“奧運金牌”的認識:“因為我們中國太需要成就,太需要出人頭地的成就!” 9 在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末尾,全書以“我們熱愛我們的民族,這是我們信心的源泉”作映襯,突顯出鄧小平的“中國人民有自己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以熱愛祖國、貢獻全部力量建設社會主義祖國為最大光榮,以損害社會主義祖國利益、尊嚴和榮譽為最大恥辱”。

    這種愛國主義教育的特點還體現在中國政府近十餘年來陸續創立的200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上。中國政府於1997年及2002年分兩批公佈了200個全國性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地方性的不計在內),每所學校都必須定期組織學生到學校所在城市附近的基地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在這200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中,只有38個與中國的歷史文化有關,其餘162個則都是與中共黨史有關,比如共產黨領袖的紀念館、共產黨在內戰中犧牲的烈士紀念館、當年共產黨領袖活動所在地,如某次會議會址等等。

    中共的愛國主義教育之特點

    任何國家都會用自己的方式對國民作愛國主義教育,中國政治教科書在國家與個人的關係上,強調國家的前途、命運與個人的前途、命運是密不可分、血肉相連的關係並沒有錯。但問題在於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缺少兩個基本前提:

    第一,中國共產黨這種愛國主義熱情從來只強調人民對國家的義務與責任,卻回避了國家(政府)對人民的義務與責任,更加不談人民在這個國家中有什麼權利。

    比如,教科書只談公民對國家應該盡的納稅義務,但卻根本不提“納稅人”這一觀念(中宣部在1999年也曾經命令媒體不得宣傳“納稅人”這一概念,本人親耳聽到過這一傳達),大多數中國人根本不知道現代意義上的納稅人之內涵。一個明智的政府應該將教育作為強國固本之道,也負有為國民提供義務教育的政治責任,但中國政府在花著納稅人的錢的同時,卻堂而皇之將教育作為斂財之道,中小學教育竟然從2002年開始,連續三年列於中國十大暴利行業前五名之內。11中國政府不肯加大對教育的投入的同時,卻一直將獲得奧運會金牌這種表面成就作為中國強大起來的標誌,並屢屢以此作愛國主義的全民動員,但卻從來不肯讓民眾瞭解每塊金牌花了數千萬乃至上億金錢之巨,12更不會讓青少年一代瞭解這一事實:在為獲得奧運會金牌投入大量金錢的同時,中國有多少青少年因貧困而失學。

    第二,中國政府剝奪了人民的各種權利,包括知情權,在隱瞞了中共政府五十餘年以來對人民犯下眾多“國家之罪”(反右、餓死3000多萬人的大饑荒、“文革”、1989年六四事件等)的情況下,片面要求人民愛這個罪錯累累的專制政府。這種“愛國主義”實際上已經墮落成維護政府威權統治的藉口。

    可以說,由於缺少上述兩個基本前提,中國當局不斷祭出的愛國主義口號,承載的內容實質上並非愛國,而是被偷換成熱愛掌握這個國家政權的執政集團,最後被扭曲成人民對暴政無條件的擁護與熱愛。在西藏事件與奧運火炬傳遞過程中,中國憤青所表現出來的愛國主義就是如此。

    1見新華網,www.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3-01/20/cont
    2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P85。
    3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P1。
    4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P18。
    5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下冊,P72。
    6 “《悲壯的兩小時》:是不是拿孩子開涮”,《新京報‧文化副刊》 2004年2月23日。
    7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P81。
    8 北京教育資源網,北京市教育局主辦,http://www.bjedu.cn, http://www.res3.bjedu.gov.cn。
    9 初中一年級《思想政治》,P82。
    10 “全國百個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名單”,“第二批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名單”,均見http://www.beijing.org.cn/3925/2002-12-9/83@571523_3.htm。
    11 “2002年中國十大暴利行業”,南方網2004年12月6日,http://www.southcn.com;“2003中國十大暴利行業,房地產中小學教育居前列”,新華網2004年1月2日,http://news.xinhuanet.com;“2004年中國十大暴利行業”,南方網,2004-12-06 http://www.southcn.com。
    12 “一枚奧運金牌7億元?體育舉國體制的冷思考”,《世界商業評論》,http://ICXO.COM, 2004年9月7日 09:38。

    《人與人權》08年5月號

    (source:http://news.epochtimes.com/b5/8/5/4/n2105085.htm)

  94.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 大中华 dit :

    不知道你知道蒙古国吗?说句伤心话,蒙古是曾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国家,很痛心!蒙古是独立了,可你知道现在的蒙古国和中国的内蒙古之间生活的差距吗?你知道现在的蒙古国有很多居民愿意回归祖国吗?
    蒙古国与中国的西藏自治区,都位于内陆,但是西藏自治区的地理条件要较之与蒙古恶劣的多,你认为中国的西藏自治区真要独立出去,没有了祖国的支持,在失去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用价值,你认为他还有多大的生存空间?老百姓还能生活下去吗?
    ¨¨¨¨
    其实,西藏真正独立,你也未必能够捞着什么好处,现在你是黄皮肤黑眼睛,冒充中国人,随着中国在国际地位上的提高,你在国外也借光得到尊重.

    西藏真的独立后,失去了利用价值,就西藏那个实力,恐怕到时候你在国外是不敢承认自己是藏族人的!西方的公园门口可能要挂上藏人与什么不得如内的!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的民主平等!是需要用实力说话的!你在国外是应该体会的到西方世界的虚伪的.西方国家的平等自由博爱只针对的是本国公民!

    ———————————————————
    To’對暴政無條件的擁護與熱愛’的 ‘大中华 ‘先生:

    Let 何清漣先生shine on you !!

    « 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缺少兩個基本前提:

    第一,中國共產黨這種愛國主義熱情從來只強調人民對國家的義務與責任,卻回避了國家(政府)對人民的義務與責任,更加不談人民在這個國家中有什麼權利。

    第二,中國政府剝奪了人民的各種權利,包括知情權,在隱瞞了中共政府五十餘年以來對人民犯下眾多“國家之罪”(反右、餓死3000多萬人的大饑荒、“文革”、1989年六四事件等)的情況下,片面要求人民愛這個罪錯累累的專制政府。這種“愛國主義”實際上已經墮落成維護政府威權統治的藉口。 »

    –何清漣 /《人與人權》08年5月號

  95.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西藏暴力事件真相

    -袁红冰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的心情很沉痛。藏人,我们的兄弟和朋友正在流血。

    从2008年的3月份开始,出现了所谓“西藏事件”。西藏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从中共申办北京奥运的那一天起,中共暴政就在持续一个政治阴谋,那就是借北京奥运的名义,通过对人权,特别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全面封锁来强化中共暴政专制的一党统治。谁在使北京奥运政治化?不是别人,正是中共暴政。而这次对藏人的大屠杀,就是中共暴政使北京奥运政治化的政治阴谋的组成部份。目前正在西藏发生的中共暴政对藏族人民的屠杀,是中共暴政50年来所犯下的种种反人类罪行的最新证据。
      
    现在中共暴政正在制造两个谎言。第一个是,这次西藏事件是汉人和藏人之间的冲突。这完全是谎言。这次事件的真相是:中共暴政用铁血手段迫使人们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同藏传佛教文化之间的冲突;是中共暴政企图全面控制人们的心灵,与西藏人争取自己的精神信仰之间的冲突;是自由的西藏人同中共暴政之间的冲突。

    汉藏之间无冲突。现在汉人和藏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无论是汉人的文化,还是藏族的藏传佛教文化,都处于灭绝的边缘。

    中共暴政现在制造第二个谎言是,这次的西藏事件是藏人的一次暴力事件。这更是一个无耻的谎言。藏人无暴力。为了创作《金色的圣山》,我曾七次进藏。藏族的僧侣完全不可能有暴力,他们是精神修炼的群体,属于一个全民信教的民族。他们怎么可能有暴力?现在的中国在西藏只有一种暴力,那就是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而现在藏人正在这种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下被杀戮。

    据中共内部一些警察系统内有良知的朋友透露,在3月10日,有10名左右的藏族僧侣和平地进行抗议,要求保留他们自己民族的文化。当时中共暴政没有制止和实施镇压。3月14日,中共暴政对另一次新的藏族的和平抗议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打死打伤了很多藏人。在这次抗议之后,拉萨街头有12个小时没有警察。中共最高层下令,在这12个小时之内,所有的警察都撤回他们的驻地。与此同时,由中共暴政的武警和其他特务人员所扮成的藏族僧侣和平民开始制造暴力动乱的假象。12个小时之后,当暴政已经收集到足够多的这种由他们伪造的证据之后,军警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活动。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中共暴政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统治的政权。大家想必还记得在几年之前,当SARS已经在北京大规模流行,当时中共的卫生部长居然还在电视台上向全世界宣布:北京是安全的,北京没有SARS。这只是众多一个例子。从中共建政以来,它们的所作所为使人们有理由相信,它们确实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统治的专制政权。所谓专制之下无真相,专制的铁幕之后无真实。
      
    西藏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这片崛起于云端之上的高原,她是万河之母。东亚大陆,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的所有的大河几乎都是从这片神圣的高原上发源。长江、黄河、湄公河、恒河、印度河都发源于这片雪域高原。从这片雪域高原流下来的河水养育了东方文明,养育了中华文明,也养育了印度文明。我们本应该对这片高原满怀着崇敬之心。这片高原上生活着一个民族——藏族。

    在历史上,他们曾经极其强悍,就是当中原的帝国最强大的时候,也就是唐朝的时候,吐蕃的兵锋曾经直逼长安城下,迫使当时的唐朝皇帝不得不用自己的公主去交换和平。但是自从藏人信奉藏传佛教之后,他们改变了。大海平静了,风暴平息了。在高原上出现了一个信奉以慈悲、悲悯天下的情怀为主要追求的精神修炼团体。

    在信奉佛教的藏人心中只有慈悲,他们使人的生命变成一次朝圣之旅。他们忽视、轻视物质的享受,他们追求精神的信念。在今天整个人类都疯狂追求物欲的情况下,有这样的一个民族,用他们对自己精神情怀的崇敬的追求,来表现出一种敬宗教净土的伟大的时候,我们难道没有想到,对于整个人类都是一个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
      
    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极,上面布满了冰川雪壁。西藏的这个第三极的地位使它成为整个地球生态平衡的一个支点。如果这个支点坍塌了,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将受到人类难以承受的破坏。而上苍让藏人——这样一个忠实于自己的精神信念,把生命作为一次朝圣之旅的民族生活在雪域高原上,是整个人类的福祉。

    我所见到的藏人,男的都像高原上的岩石,女的都像高原上的花朵。他们和整个的自然融为一体。他们的生存只是为了表达对自己精神信仰的虔诚。他们不会去疯狂地追求物欲,他们不会用掠夺式的经济开发来破坏雪域高原上的生态环境。他们没有去惊骇任何人,他们只是想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面对这样的民族,中共暴政进行了50年的政治压迫和血腥屠杀。这样的压迫和屠杀今天仍然在进行。
      
    我说过,藏人无暴力。我坚信,当中共暴政对手无寸铁的藏人进行屠杀的时候,藏人拥有正当防卫的神圣权利(掌声)。我也相信,就像伟大的先哲卢梭先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在暴政面前,人民拥有起义的权利(掌声)。

    最近,中共又企图要与藏人和谈。有一些奴性露骨的人又开始为中共这一虚假的表示欢呼。中共屠刀上的血还没有干,他们还没有洗干净自己屠杀藏人的手,他们有什么资格和藏人进行谈判?他们是一群反人类的罪犯。他们首先应该做的是向藏人低头认罪。现在去和中共暴政谈判,那将侮辱西藏人为自己的精神信仰自由而永流的血,那是侮辱了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而死去的那些最勇敢的藏人的英灵。

    西藏的高度自治不可能通过和中共的谈判来获得。在中国,各个少数民族,不仅是藏族,包括其他的少数民族,不仅没有高度自治,他们连低度的自治也没有。所谓的几个自治区的设立,都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也是为了欺骗中国人民。每一个所谓的自治区实行的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绝对统治。中共暴政的天性就是绝对的集权专制,在和中共暴政去谈论什么高度自治只能是与虎谋皮。
      
    在很多年之前,我当时在北京大学读书,我认识了一批在北京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学院读书的藏人同学。藏人的脸部的轮廓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他们那被高原上的阳光烧成铁黑色的脸,使他们看起来像英俊的铁汉。有一次,我和这样一群英俊的铁汉一起喝酒。狂饮之后,这些藏人兄弟痛哭失声。那时候我才知道,一群铁汉的哭泣真正能够震天撼地。我问他们为什么哭?他们说,你不知道,当官的要把我们藏人的心挖出来,换上一颗肮脏的心。就从那刻起,藏人触动了我,我于是有了创作《金色的圣山》的冲动--这是关于藏人苦难命运和心灵苦难的愿望。
      
    今天,我希望整个人类,特别是中国人,让我们唤醒自己的良知,让我们帮助藏人,保住他们胸膛里的一颗圣洁的佛心吧! ◇

    (根据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录音整理)

    (source: http://news.epochtimes.com/gb/8/5/7/n2109310.htm)

  96. 老于 dit :

    拉法兰先生,
    我参与了抵制家乐福(三周没去,包括五一),但我想告诉您,我的行为不是针对法国和法国人民的,中国有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但不希望西方人用干预奥运会和达赖分裂中国来解决中国存在的问题
    感谢您作出的努力!

  97. 老于头 dit :

    拉法兰先生,
    一直关注您的中国之旅,我是个普通老百姓,参与了抵制家乐福(3周没去,包括5,1),
    我想告诉您我的行为不是针对法国和法国人民,是想告诉西方人,中国虽然存在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但不希望西方人用干预北京奥运和支持达赖分裂国家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要真心帮中国就该友好的交流,
    谢谢您为中法友好作出的努力!

  98. 支持Tibet人權者 dit :

    达赖喇嘛与藏民公投之议

    –茉莉

    最近令中国政府大为光火的是,无论他们怎样竭力阻扰,“达赖旋风”仍然从西方各国刮到东方,热潮未减。这位被称为“喜马拉雅山瑰宝”的大活佛,身着绛红色袈裟一路走来,谈笑风生之中,就他自己的转世问题,提出种种大胆的设想。这就使那边厢的北京当局如坐针毡,雷霆大发。

    恼怒之中,中国当局忘记了自己无神论者的身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居然说:“达赖的表态显然违反了藏传佛教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俨然以佛教中人的口气来说话,这就令我们不得不深究一下:到底达赖喇嘛对他的转世问题是如何表态的?为什么他要提出这些设想?这些设想是否符合西藏的传统以及现代化的趋势?

    自由派活佛的开放性思维

    引发中共激烈反弹的,是达赖喇嘛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印度北部的锡克教圣城阿穆瑞沙的一番话:在他圆寂前,藏民将举办公投,以决定是否需要新的领导体系;若藏民决定仍要沿袭达赖喇嘛制度,他将于中国境外转世,或在圆寂前选定新达赖,而继任者“将继续我开始的任务”。

    达赖喇嘛的一系列言论表明:藏民公投将决定一个问题–选择什么样的“领导体系”,即还要不要传统的达赖喇嘛制度。如果还要这个制度,他将有两种选择:一是灵童在西藏境外转世,理由是他本人几十年来一直在境外流亡,按照逻辑自然应转世在境外;二是在生前选择继承者,如从高僧之中选出,或从他心目中的人选中选定。此外达赖喇嘛还有更多的设想,诸如下任达赖喇嘛可能是女性。

    其实上述主张,达赖喇嘛曾在以往不同场合的谈话中都阐述过,不过没有引起中国当局及世人的重视而已。而这一次,同样的言论却被媒体热炒,舆论普遍认为,这些言论是为了抗衡中共今年出笼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人们如此分析,不能不说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中共新法规明显针对年事已高的达赖喇嘛,企图控制达赖喇嘛未来的转世,那么,即使达赖喇嘛最近的言论是一种重复,也就很正常地赋予了抵制中共法规的新的意义。

    殷鉴不远,“两个班禅”的出现是西藏人心中的痛。据达赖喇嘛的侄子凯度顿珠透露,中共统战部官员曾在会谈过程当着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团的面说:“你们有班禅喇嘛,我们也有班禅喇嘛。”因此,西藏人毫不怀疑中共将在未来搞“两个达赖”的险恶居心。现在西藏人能够做的,是想出一些对策,将中共施加给藏民族及其宗教的危害尽可能地降低。

    但是,我们在看到达赖言论在抵制中共干预方面的现实作用的同时,也要看到,达赖喇嘛流亡印度近五十年了,他周游世界,接受了西方自由民主观念,和基督教等世界各大宗教进行过对话交流,其思想之现代化,已经不同于传统的西藏僧侣。早在六十年代末,达赖喇嘛就学习西方的民主议会制度,坚持让西藏流亡政府通过新宪法,其中规定:只要人民议会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同意,便可废除达赖喇嘛的所有职权。

    这位胸襟开放的自由化活佛早就意识到,西藏民族处于危急存亡之中,过去那种寻找转世灵童的方式已经不适合了。传统的达赖喇嘛制度具有一些弊病,例如,找到的年幼灵童无法直接亲政,往往形成近二十年的权力真空期,造成摄政者及政敌之间的恶斗。因此达赖喇嘛早就萌生不再转世的念头,但为了保持西藏民族的凝聚力,目前仍需要一个精神核心,而且不能让北京来操纵这个精神核心,因此,达赖喇嘛不得不考虑在境外转世,或者在生前选定继承人。

    藏民公投的意义与可行性

    达赖喇嘛关于未来继承者的种种设想,都不违背西藏传统。其中最令笔者欣赏的一个计划是:实行藏民公决,把选择领导方式的权力交给人民。这种设想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它是对传统的达赖喇嘛制度的一次改革,使这个制度走向公开透明,走向现代化和民主化。

    那么,这个设想是否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呢?就技术上来看,是有相当的难度。因为目前西藏民族被人为地隔绝,以喜马拉雅山为界,分为境内西藏和流亡西藏,境内西藏仍然在中共的统治之下。但是,对西藏人来说,达赖喇嘛是他们最为崇敬的精神领袖,他们相信,达赖喇嘛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全体西藏人的利益,因此,境内外西藏人会尽最大的努力排除困难,参与投票。

    笔者预测,如果藏民公决能够实行,其结果可能是:全民信佛的西藏人仍然会主张保留达赖喇嘛制度。但是,这个制度毕竟是“政教合一”的产物,应该对之进行改革。

    作为一个民主主义者,达赖喇嘛早就在政治责任的继承问题上,提出过一些不同于传统的看法。笔者估计,广大藏民会希望达赖喇嘛继续转世,希望下一届达赖喇嘛仍然是西藏的宗教领袖,但原本附在达赖喇嘛名下的政治地位,却可能会与其宗教身份分开。

    现在倒是中共想不通了,如果被他们视为“迷信落后”的老藏民实行民主公投,他们这些N个“先进的代表”却还是在搞专制统治,令广大汉人情何以堪?他们又如何设法去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于是,曾经以反对迷信为名,倚仗武力强行取消西藏灵童转世制度的中共,现在反过来声嘶力竭地维护这个制度了。

    为了对抗达赖喇嘛的改革性设想,中共坚持守旧复古,强调要按照宗教仪轨、历史定制、金瓶掣签和中央政府批准这四大程序来确定转世灵童。其实至今为止,西藏有过的十四位达赖喇嘛,只有十世、十一世达赖两位转世灵童,是清政府通过金瓶掣签选择的,其他大多数灵童都没有经过什么“中央政府批准”。如果中共要继承清制,为什么只单单继承针对西藏的金瓶掣签,而不连清朝的皇位制度、八旗制度也给继承下来?

    一个没有理念的世俗政权,不管它在物质上、军事上占有多么大的优势,也无法击败具有精神号召力的达赖喇嘛。如果达赖喇嘛真能发起藏民公投并获得成功,那么,这种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改革,将是这位“莲花座上的先生”能够给藏民族留下的最好的遗产。

    转自《争鸣》2008年1月号

  99. 无意中进入 dit :

    这个支持Tibet人權者 我以为是什么任务呢~~原来是个法轮功的小丑啊!你们 »里红痔 »大师又给你们灌输了什么新思想了?生病后不要吃药?不用看医生?还是想圆满就去自焚啊??我看你的功力也差不多了!快点跟随你们的 »里红痔 »大师去圆满了吧!!!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华人,但是你在这里的留言侮辱了我们所有华人的伟大的母语—-汉语!!请你不要用汉语发言!因为你不配使用我们伟大的母语!

  100. Canard migrateur dit :

    Toute la Chine vit dans ce terrible tremblement de terre depuis le 12 mai 2008, et tout un coup la Chine n’intéresse plus personne, tout média français devient muet, tous les organismes humanitaires français disparus, tous ceux qui criaient haut et fort le droit de l’homme sans bruits.
    Je ne comprends plus rien, est-ce que seul Dalai Lama mérite le titre « droit de l’homme, et les millions de population sinistrée à Sichuan, ils sont Qiang, Tibétain, Yi et han, ne font pas parti de « droit de l’homme ».
    Au cas où seul Dalai Lama représente le « droit de l’homme » selon lui et ses défenseurs, on essaie de voire ce qu’il fait lors ses compatriotes sucombent au trempblement de terre.
    Dalai Lama, actuellement en Europe, parcouts de pays en pays, pour réclamer son indépendance théocrate, et juste au même moment, le 11e Panchen lama Erdeni Gyaincain Norbu fait la cérémonie de prière pour les victimes du séisme.
    Face à ces faits, je ne peux pas ne pas tirer un jugement: Dalai Lama n’est qu’ bourreau politique.
    Et le média français ne peut pas ne plus réfléchir s’il était vraiment correct de courir derrière Dalai Lama si le média français souhaite encore maintenir leur base humanitaire.

  101. Delia dit :

    致:支持Tibet人權者
    如果不会说中文就不要说,免得词不达意,还要借助英文来表达你的意思。不过,老实说,既然你不是中国人,那我们中国人的事情你管来干嘛?西藏是否应该独立、中国应该采用何种政体都是中国人的事,干卿底事?你那么激动干吗?难道你是属狗的?

Laisser un commentaire


 
 

Recherche

 

Calendrier

avril 2008
L Ma Me J V S D
« mar   mai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Syndiquer ce Blog